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众易医学 QQ:1059518366

周易风水博客:http://blog.soufun.com/gsyjq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仲景方书与《神农本草经》比较  

2012-07-20 17:42:56|  分类: 中医典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来源:清阳客栈     作者:杨大华(江苏省东海县石榴镇卫生院)     指导:黄煌(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)

       仲景方书是指《伤寒论》与《金匮要略》这两本书,与《神农本草经》(以下简称《本经》)都是中医学的经典名著。关于两者的成书年代谁先谁后,作者尚未予考证。但二者都是唐以前的古医书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既然是古医书,则必有其共同特点,即是朴素典雅,真实可信。对于两书的比较,早就有医家给予了高度的重视,如徐灵胎、邹澍等。作者也不揣陋见,谈一谈个人的三点看法。
       第一,从药物的主治来看,仲景方书与《本经》有相通之处,因此可以借助《本经》来解释仲景方书并补其不足。
       
仲景方的苦酒汤、半夏散及汤、半夏厚朴汤都是以半夏为主药的,以咽喉为主治目标的。《本经》谓半夏主治“喉咽肿痛”,桂枝(日本学者考证即是牡桂)主治“喉痹吐吸”。半夏泻心汤主治“心下痞”、“肠鸣”,《本经》云半夏主治“心下坚,下气”、“肠鸣”。小半夏加茯苓汤所主有“眩悸”,《本经》云半夏主“头眩”,茯苓主“恐悸”。如小青龙汤用半夏治“咳逆倚息不得卧”,《本经》说半夏主“咳逆”、“胸张”,麻黄主“咳逆上气”,桂枝主治“上气咳逆”,干姜主“胸满咳逆上气”,细辛主“咳逆”,五味子主“咳逆上气”。八味药中除了芍药甘草外,其他六味所主都有咳逆。这也是方中大部分药物的合力方向所在。又如芍药甘草汤止痛,《本经》云芍药“止痛”,桂枝加芍药汤、小建中汤、枳实芍药散都主腹痛,《本经》云芍药主“邪气腹痛”。黄芪桂枝五物汤主“血痹”,《本经》云芍药“除血痹”。再如桂枝芍药知母汤主治“诸肢节疼痛”、“脚肿如脱”。《本经》云桂枝“利关节”,云芍药“止痛”,云知母主“肢体浮肿”,防风主“骨节疼痛”,白术(《本经》只言术)主“风寒湿痹死肌”,附子主“拘挛膝痛,不能行步”。
       综上所述,不难看出仲景方书与《本经》有相通之处。既然有相通之处,那么在经方的解释方面,《本经》就该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!但后世的注家们,包括五版教材却忽视了《本经》的价值,轻视了古医书的直白,代之以后世的主流理论――脏腑学说来解释,不能不说远离了仲景的本旨。既然有相通之处,那么《本经》就可以补充经方的不足。比如当归贝母苦参丸,《金匮要略》说治疗“妊娠小便难”。“小便难”究竟该作何解?是小便少乎?不畅乎?结合《本经》苦参主“溺有余沥”,贝母主“淋沥”,可知当为小便不畅,尿后有残尿感。又如《本经》云麦门冬主“羸瘦短气”,可反证麦门冬汤证其人多有形体消瘦。
       第二,二者有更多的不同,从本质上说仲景方书是写给临床家读的疾医之书,《本经》是带有道家色彩的中药百科全书。
       首先,两者的体例不同。仲景方书伤寒部分以六经为纲,杂病部分以病名为纲,都围绕疾病这一中心进行论述。而《本经》则分为上、中、下三品,按照药物基源分类。其中上品养命,如地黄、麦冬、人参、甘草等;中品养性,如当归、麻黄、葛根、百合等;下品养病,如附子、乌头、天雄、半夏、大黄等。很显然,不是以治病为首务的。每一品又将金石类防于首位,这与神仙家喜以金石炼丹又有内在的渊源。而全书共收药365味,以应一年天数,这种“数”的理念又是何等的浓厚!
       其次,用药方面也有不同。仲景方书以“方”为用药单位,注重药物之间的配伍,极少用单味药。而《本经》则略于配伍。从这一角度来看,如果说仲景方书是词典的话,那么《本经》就是字典。仲景方书用药名称非常明确,而《本经》却药名混乱,有的一味药有好几个别名,“一名……”,“一名……”屡见不鲜。而别名之间也有重复,如叫“鬼督邮”的就有好几味。仲景方书用药的剂量、用法也很明确,其剂型多样,然多为汤剂。《本经》则没有前者详细,仅仅在一些个别药物上有注明,如当归“煮饮之”,地黄“作汤”,金石类则更多有“炼饵服之”。仲景方书强调中病即止,如“其知者,止后服”,而《本经》则多有“久服”之字眼。至于服药后的反应,仲景也都作了较多的记载,包括治愈以及取效的“暝眩”反应等。而《本经》则多有“轻身”、“延年”、“不老”、“人临死服五斤,死三年色不变”等方士口吻。
       第三,仲景方书用药是临床用药的典范和主流,是对《本经》的筛选和提炼。
       仲景方书所用之药味数不多,仅百余味。且多为平常之品,容易寻找以备病急之需,但足以应付临床常见病与多发病。千余年来,仲景方书一直成为临床家们临证圭臬,其所选用的药物也被视为临床用药的典范和主流。《本经》所记载的365味药物中,有很多是怪僻难得之品,难对临床家的胃口。也有许多无从考证而失传。另外,仲景所用的药物就其基源来说,也多以根茎类,果实类为多,而很少用草、叶、华之类。这可能是前者生长周期比较长,所含有的有效成分相对较多。从医药的发展史来看,也一定是先有药后有方。假设《神农本草经》的成书年代早于经方的形成(不是成书),那么,古方书无疑是对古药书进行了一次扬弃的革命!上文也谈到,仲景用药已经得到统一并定型,品种相对稳定。由此可见,仲景用药应该是对《本经》进行了一番筛选和提炼。
       注:本文参考的《神农本草经》其版本为清代孙星衍辑,鲁兆麟等点校,辽宁科技出版社1999年1月第二次印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