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众易医学 QQ:1059518366

周易风水博客:http://blog.soufun.com/gsyjq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帝内經(道家密藏)6  

2012-07-20 17:46:38|  分类: 中医典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45太初》第四節2009年04月07日 星期二 05:56

 

 

46《太初》第五2009年04月10日 星期五 17:01

經曰:腎氣虛,則厥逆上沖。實則脹滿,骨筋間眇動。治實當瀉然穀出血,不足則補復留。病未形者,取湧泉,丹田,命門案之,正居邪迺去。經曰:其病者,邪自外入,乘氣血之中。使其陰陽互薄,氣亂於衛,血逆於經,血气(气火)離居。一實一虛,血併於陰,气併於陽,故爲驚狂。血併於陽,气併於陰,故爲炅熱。血併於上,气併於下,心煩惋然善怒。血併於下,气併於上,亂而喜忘。經曰:氣血者,喜溫惡寒,寒則泣而不流,當以溫,消而去之。是故气之所併爲血虛,血之所併爲气虛。故血言,則有之爲實,無則爲虛。

气併則少血,血併則少气。血气(气火)相失,故爲虛焉。絡之與孫絡之脈,俱輸於經,血與气併則爲實焉。血之於气,併走於上則爲大厥,厥則暴死。气復返則生,不復返則死。血之所以畏淫者,以其寽也。血之所以畏寒者,以其結也。血之所以畏燥者,以其膏怒也。“淫自髓,結自臟,膏自神勞”。故“髓感邪而血淫,臟積實則血泣,神勞甚而血膏”。何謂也?血圜而動。一生乎臟腑奇?,一理諸器而清之故耳。故曰:“欲治諸形而畏衡其氣,欲治諸器而畏平其血”。夫‘病於氣,良工不良’,治之久也。‘病於血,眞人晧首’,久不能持也。 故病血,治之脈。病在氣,治之絡。刺要在眞,刺道在心,恖精爲玅。治氣取谷,谷疎臟腑調而氣治。治血取谿,谿平精髓龢而血榮。有聞大聖嗇難者,惟諸血染耳。上藥無功,中藥不持,下藥不愼則殺人。用方不已,不已省有,故衆若與之。無衆若之藥,恐有其傷,傷之害甚於治。治之而無近功,病者不以持,聖人孰無難乎?

 

47《太初》第六2009年04月14日 星期二 06:15

經曰:夫陰與陽,皆有俞會。陽注於陰,陰輸於陽。陽满之内,陰實之外。陰陽均平,以充其形。九候若一,命曰平人。夫邪之生也,或生於陰,或生於陽。其生於陽者,得之風雨寒暑。其生於陰者,得之飲食居處。故風雨之傷人也,先害於膚毛,傳於孫脈。孫脈滿,入客於絡脈。絡脈滿,入客於經脈。血气(气火)與邪並,客於分腠之間。其脈堅大,故名曰實。實者,外堅充滿。不可案之,案之則痛。

又寒濕之中人也,皮膚不收,肌肉堅緊。 榮血泣,衛气(气火)去,故曰虛。虛者,聶皺辟疊而气不足。案之气足,則以溫之,故能快然而不痛。 陰之生實而邪盛。喜怒不節,則陰氣上逆。上逆則下虛,下虛則陽气走之,故曰實矣。陰之生虛而内淫。喜則气下,悲則气消,消則脈虛空。因寒飲食,寒氣熏滿,血泣气去,故曰虛矣。經曰:陽者行上,受气於中焦,以溫皮膚分肉之間。今寒氣在外,則上焦不通。上焦不通,則寒氣獨留於外,故而寒慄。故有所勞倦,形气衰少,穀气不盛。上焦不行,下脘不通。胃氣熱,熱气熏胷中,故內熱。 “陽盛、生外熱”。上焦不通,則皮膚緻密。腠理閉寒,玄府不通。玄府不通,則衛气(气火)不得洩越,故外熱。 “陰盛、生內寒”。厥气上逆,寒氣積胷中而不瀉。不瀉,則溫爲寒制。寒氣獨留,則血凝泣,凝則脈不通。其脈盛大以瀒,故寒中。

 經曰:‘陰與陽互併,血與气互併,病形以成。刺當取之經隧,取血於營,取气於衛。用形哉,因四時多少高下。夫鍼之道,必觀其形之長短,骨之廣峽,計其身形,以決分寸,而後刺之也’。故‘瀉實者,气盛乃內針。針與气俱內,以開其門,如利其戶。鍼與气俱出,精气(气火)不傷,邪氣乃下。外門不開,以出其疾。搖大其道,如利其路,則謂大瀉。必切而出之大邪,气乃屈。補虛者,持針勿置,必定其意。侯呼內針,气出針入,鍼空四塞,精无從去。方實而疾出鍼,气入針出,熱不得還。閉塞其門,邪氣佈散,精气(气火)乃得存。動气候時,近气不失,遠气乃來,是謂追之’。故‘病在脈,調之血。病在血,調之脈。病在脈,調之絡。病在气,調之衛。病在肉,調之分肉。病在筋,調之大肌。病在骨,調之腎。燔鍼。劫刺其下。及,與急者,病在骨。焠鍼藥熨,病不知所痛,痹也,兩蹻爲上。身形有痛,九候莫病,則繆刺之。痛在於左,而右脈病者,巨刺之。但必謹察九候而施治,針道備矣’。

48《太初》第七2009年04月18日 星期六 06:18

師言:病之所臤,皆有所見。故陽气虛,則見表寒。陰氣虛,陷則內熱。陽气王則外熱,陰氣王則內寒。故脈實血實,脈虛血虛,是以‘候寒熱而取,適緩急而刺,察輕重而調’也。

 “气之盛衰,左右廎移。血之盈虧,上下逾迴。神之盛衰,各有其欻。陰陽之道,互成互欺。上以調下,下以調上。左以調右,右以調左。有餘不足,補瀉榮輸。榮衛廎移,虛實所生。邪從內生,變而傷陰。龢從心至,清而邪泯。外邪傷陽,刺以背肢。腹取四肢,頭問關樞。勞傷諸證,脊旁五分。臟腑取俞,四肢求極。背尋膝腰,股臂交與。頭以手足,女尋廉陰。心肺求手,頭求其足。腰腹之上,子自來尋。斜交取肢,陽從外生。交斜以取,陰從內生。取之所苦,肉腠亦功”。師言自然之應,盡在其中矣。

故聖人起天之度,以三百六十,列宿而治。置易而明,始乎坤艮乾兑,行无終極。故天有宿度,始乎无而終於一。地有經水,人有經脈。不知來路,焉洞去路。不明太初,安知終極。

是以內有三般之燊,外運兩儀之變,神變互作。萬物之道生,衛生之道隱。乘气之迎隨,轉禍福於手止。案陰陽之左右,判吉凶於毫芒。病有不形,痛爲气賁。形而不名,身王弗呈。

凡形名无狀者,是爲亡神。亡神者,言我其妄也,不信者也。待其來,則藥石不及矣。

49《太初》第八2009年04月21日 星期二 06:29

《下經.脈解》曰:‘足陽明之脈,病,惡人舆火。聞木有則惕然而驚,钟鼓不爲動’。何谓也?陽明者,胃脈也。胃者,土也。故言聞木而驚者,土悪木也。陽明主肉,其脈血气(气火)具盛,而邪客之則熱。熱甚,則悪火也。陽明之厥,則喘而惋,惋則悪人。厥逆,連臟則死,連經則生。

‘其絡病甚,則棄衣而走,登高而歌。甚則不食數日,逾垣上屋。所至之處,皆非其常所能也’。其病,反能者何?曰:四肢者,諸陽之本也。陽盛,則四肢實。實,則能贖所不能也。其熱盛之於身,故棄衣欲走也。其陽盛,則使其妄言,駡詈不避親疎,而不欲食。不欲食,故妄走也。

‘足少陽之脈,病,恶禽獸諸毛物,金聲與渺寂。見禽獸毛物,則畏而筋酥。聞金鐵音,則頸痠耳爽’。少陽者,膽脈也。膽者,木也。故言聞金鐵而頸痠而爽者,木悪金也。

 其經气(气火)虚,則渺寂而志恐怷怷,悪風畏寒。榮气(气火)實,則夜偃不寐,寐而不實,以其衛虚弗交也。其口中苦粘,舌厚青黄。心中怵怵,頭項彊,恍惚不自已。其脈血少气(气火)多,客於邪則血闔内亂,气機否塞。故毛竅壅而起,如處秋夜者。頭項死痛,易怒多愁悵也。

‘其絡病甚,苦口苦,心脇痛不能轉側。厭不見人,動作無主。眥赤乾痛,善驚不卧。神言鬼语,有如所見’。此其何也?其陽爲邪所客,則苦口苦,心脇满痛而不能轉側也。其邪與气倂,則風陽上干天合。故气满不能轉側,動作無主而厭不見人也。風邪入干於腦,故善驚而夜不成寐也。其經始於眥,繞頭角而下,故眥赤眼乾也。頭者,神之府也。故神言鬼语,而有如所見也。

 

50《太初》第九2009年04月26日 星期日 07:01

《眞意.本病》曰:‘風無常。火無君。寒弗域。温無藏。燥弗龢。濕無主。暑弗通’。風無常者;客人之無常也。四時八風者,其外之風也;其害雖甚,亦不難己矣。 然可謂不治有四。一者欲勞諸形,筋脈之風也。二者内傷食飲,六腑之風也。三者七惑内動,五臟之風也。亖者怒火所動,肝風也。

       火無君者;傷人之無紀也。所謂無紀者,無規觀也。壅滯其一也,勞倦内傷二也,欲妄内爍三也,气極虧虚四也。酒漿爲飲、脯脩爲食五也。 寒弗域者;傷人之無域也。食飲偏甚其一也,熱汗當風二也,血泣而瘀三也,膏臃脂厚四也,傷營沐寒五也,神滯气塞六也。温無藏者;若客之無其處也。天時無道其一也,食飲妄常二也,燥火内動三也,濕邪生温四也,憊受七惑五也,虚凌風邪六也。燥弗龢者;失其衡也。燥陰,風害陽而傷其陰;燥陽,其陰虚而陰不支其陽也。故天時不可畏,可畏者臟腑之性情耳。  濕無主者;陽龢之治制疲乏也。五臟六腑,奇?六府,經絡谿谷諸俞穴,皆可爲害也。濕甚則温生,温勞而毒侵。故濕形者,散而無虞,聚成瘤積矣。

暑弗通者;外悶則内鬱,内悶則外煩;悶經阻絡,悶腑干經,悶臟發支,悶肓育膏膜,而爍乎津經谿谷也。故曰‘暑勿寒之,暑勿風之,寒則傷臟,風則傷腑也’。故‘病於諸内者,調之以气。病於諸外者,給之以味。病之於諸臟者,歸以質色之味。病之於諸腑者,龢之以形气之味。病之於諸下者,取之形下以味色不厚之屬。病之於諸上者,取之形上,以味薄,形虚气厚之屬’是也。是謂“用有常,形有方,方有意,龢有其蹟”。是謂“病無常,患無矩;同形亦弗同頪,同頪亦弗同出,同出亦弗同方”。 是謂“病無可常,常無可灋,灋無常用,用無常一。故方以知意可矣,用則不足以治人也”。 故曰:聖人之道,其用不窮者;以其知其常其龢,以其無執;以其知之至微,故常矣,龢而活矣。

 

 

51《太始.己甲》2009年04月29日 星期三 07:51太 始己甲

太之謂易者也。始之言本初而發者也。天地互交,而諸象呈列。气與物化,而亟於內發。物與濕變,則外渙於淫。物與气(气下精)應,則五氣勃發。气(气下精)與物化,則生長有序矣。故气之變,而物應之。气之動,而物從之。气之化,而物呈之。气之生,而物明之。气之形,而物成之。故《上經.尚時》曰“瘟之至也,非江海鱗曱之頪而不生。疫之至也,非蟲嘼毛羽而不存,血黄之至,非染於水旱兩動而不形。流毒溫之瘣(會音)癈(費音),無染著者莫病。然,若我致一,衛气(气下火)充者何懼”?

天道無親,气變有常。有常,謂運气(气下火)之可決也。天溫地龢,則經水安定。天寒地凍,則經水凝泣。天暑地熱,則經水沸溢。風暴卒至,則波湧水起。風生溟心,潮泊推岸。人亦然也。邪之入於經脈,寒則營血凝泣。暑則气極淖澤,邪氣入客,則營血波湧。心慌則气亂,神气不可以全也。經之動脈,其至之虛也,順時之寒暑而顯明。循呼吸之往來,形狀異之,其至寸口之脈也,與諸動脈相擬,則時盛時微。盛則邪至,微則不足。師言:此以三部九候言也,以諸脈言,則寸口之脈過於諸脈則邪盛,不及諸脈則爲平脈。故經曰:夫邪之幹不可見之,衹可覺之。幹陽則表寒熱,幹陰則形墮肢困。其在陰陽,不可爲度。從而察之於三部九候,卒然逢其邪之至,當案而止之。刺之以早,遏其入侵之路。

針之道也,吸則內針,無令气忤,靜以候留,勿令邪布。吸則轉針,以得气爲故。候呼引針,呼盡乃去。大气(謂邪在脈中之大也)皆出,故命曰瀉。不足者補之。補則先捫而循之,切而散之,堆而案之,彈而怒之,抓而下之,通而取之,外引其門,以閉其神。呼盡內針,靜以久留,如待所貴,不知日暮。其气以至,適而自護,候吸引針,气不得出。各在其處,推闔其門,令神气存,大气留止,故命曰補。

 

52《太始.己乙》2009年05月02日 星期六 06:47己乙

  夫形爲邪之所客,先舍於皮毛,留而不去。進而入舍於孫絡,留而不去。進而入舍絡脈,留而不去。進而入舍經脈,留而不去。其寒溫之候,未能相得。至則苦,不至則已矣。其來也,如湧波之起也。時來時去,時隱時現,故不常在 。故曰方其來也,必案而止之,止而取之,無逢其衝而瀉之。眞炁者,清气也。經气(气火)太虛,故曰其來不可逢,此之謂也。故師言:候邪不審其至,大气已過,瀉之則眞气脫,脫則不復,邪氣復至而病益畜也。是此,則謂不捕其邪,反誅無罪。邪彌猖獗,而病彌畜積矣。

其過不可隨,其往不可追。隨則失其治,而反從其邪。追之不及邪,而瀉眞气也。 經曰:若微風動毫之可覺者,邪之至而易知。待邪至,時而發針瀉之也。若先若後者,血气(气火)已虛,其病不可下故師言:“知其可取如發機,不知其取如扣椎”。故曰:“知機道者,不可掛以髮,不知機者,扣之而不發”,此之謂也。

53《太始.己丙》2009年05月08日 星期五 07:00己丙

經曰:所謂瀉者,攻其邪也。疾出以去盛邪之血,而復其眞气。此邪新客,溶溶未有定處也。推之則前,引之則止。逆而刺之,溫血泄氣也。刺出其血,其病立已矣。

若付(髟付)。賊邪與眞气營血之所合也微,波隴不起。則審循三部九候,盛虛而調之。察其左右上下,相多及相減者,審期病臟以期之。

不知三部者,陰陽不別,天地不分。地以候地,天以候天,人以候人。調之中府,以定三部。故“知三部九侯,則大小滑澀、浮沉遲數頪矣”。

故曰:刺不知三部九候,及病脈之處。雖有邪氣太過而至,不能知其邪。不知其邪,則至工莫能禁誅賊邪。若誅罰無過,命曰大惑。反亂大經,眞不可復。用實爲虛,以邪爲眞。用針無義,反爲气賊。奪人正气(气火),以從爲逆。榮衛散亂,眞气流失。邪獨內著,絕人長命,予人天殃。不知三部九候,故不能長久。不知合之四時五行,因加相勝,釋邪攻心。邪之新客來也,未有定處。推之則前,引之則止。分而瀉之,其病立已。

師言:道之志一,工之志專,學之志虔,用之志誠。無一不果,無專不功,無虔不就,無誠不精。

故聖人立言,以勸其誠者,不因我而誤人也。月之皎皎,因其明也,日之熙熙,以其光也。醫之爲道,可不慎乎?

且夫,用鍼之道,灋天則地,以合天光。必候日月星辰之气,四時八正之龢寧定,乃刺之也。

經曰:天溫日明,則人淖澤,而衛气(气火)浮於肉腠。故血易瀉,而气易行。天日蔭隱,則人血凝泣,而衛气(气火)沉。月始生,則血气(气火)始精,而衛气(气火)始行。月郭滿,則血气(气火)實,而肌肉堅。月郭空,則肌肉減,而經絡虛。衛气(气火)去,而形獨居。是以,因天時而調血气(气火)也。是以,天寒無刺,天溫無疑。月生無瀉,月滿無補,月空無治。此得時而調也。故月虛而瀉,是謂減虛。月滿而補,血气(气火)揚溢。經有留血,命曰重實。月空而治,是謂亂經。此陰陽相錯,眞邪不別,沉以留止,外虛內亂,淫邪乃起也。

54《太始.己丁》2009年05月11日 星期一 07:23己丁

師曰:天气不清,則霧露蒙蒙。外有所滯,則其心悶悶,缺缺以迷茫。天旱,則人气燥,而流毒生。天澇,則人氣鬱,而中灼滿,而疫氣蠢。陽苦,則夜無眠。陰苦,則晝以息,此天地氣之擾人也。陽剥於陰,則多夢而不實。陰剥於陽,則嗜睡而不清。臟實、則气壅,臟虛、則身弱不持。腑虛气虛,腑盛气盛。

故畏寒而肢冷者,寒傷於陽,火之衰也。畏熱而肢節苦熱者,陰虛而風動之,陰不勝也。燥風者,陽不固也。畏濕者,腸胃淫也。易地而病者,陽不及也。遷而身彊者,去太過也。身弱而易苦者,是謂天服,久則自安也。是謂常气,亦曰天常。

天常者,天道自然之常也。經曰:四時者,所以分春夏秋冬之气,經脈所在,以時調之也。不若勿觸冒八風之虛邪,動傷眞炁,避而勿犯也。故曰:“聖人之避邪,如避矢石”,以其傷气(气火)也。若以身之虛,而逢天之邪,‘兩虛相感,其氣至骨’,入則傷五臟。良工知以候時救之,邪弗能傷也。故曰“天忌不可不知”也。

師曰:八正者,立春,春分,立夏,夏至,立秋,秋分,立冬,冬至,八節之所龢,以治正气(气火)也。

八風者,立春艮,東北凶風也,春風震,東方嬰風也,立夏巽,東南弱風也,夏至離,南方大弱風也,立秋坤,西南謀風也,秋風兌,西方剛風也,立冬乾,西北折風也,冬至坎,北方大剛風也。

八邪者,虛邪傷乎肩頸,風邪傷乎肝,(血虛)陽邪幹乎心,(氣鬱)陰邪併於腦,燥邪傷乎脾,暑邪傷乎肺,濕邪傷乎腎,火邪傷乎膽,寒邪傷乎腎與骨。實邪傷乎气。

故人膽气虛,則風邪傷乎肩頸肝膽。肝膽虛,則實邪併,上幹心肺則鬱抑。鬱而神抑,則陰邪併於陽,而心志不明。鬱而抑質,則氣血瘀滯,而肢節不利。氣滯,則血虛。血虛,則陽邪幹心而上冒,頭悶重。血瘀,則气困。气困,則陰盛而满。

氣鬱於中者,賊風併乎經,發於心。發乎心,則燥邪併陰,而傷於脾胃。脾胃之陽虛,暑傷肺。故脾胃實,則濕傷腎,而腰背苦。

濕太過,而反剋其肺。不及,則腸中淫氣有餘。土燥、則不生木,而反求其肺。肺气壅,則病(病上水下火)濕爲患。土王而陽道塞,陽明王而交通阻。寒土不生其子,而反動風寒之邪。燥金受制也,反生所伐。伐爲所動,則火動生風。內邪之動,外賊自幹。

濕土遭水,而生蠱脹。濕土逢火,幹腎而爲白濁。燥土逢金,傷暑。濕邪風動,刑心。燥土逢火,而金畜於水。寒土見金,其生癳癧。無火,則金寒。金寒水冷,水冷精寒不生。太陽不滋乎石土,肝失陽龢兮不育。土實木枯則血阻,水寒田冷衛不生。此天地之道,其舆人病者也。

 

 

55《太始,己戊》上2009年05月14日 星期四 10:43己戊

師言:三般不識,焉明陰陽盛衰?五行不明,安知臟腑之生剋?從來一生唯二,二生三,二分四路,三絡六經也。故有一,則存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其有二,則存四生六,六生邪象;此天地之淫所奉也。

甲少陽,乙厥陰,丙壬太陽,丁癸少陰,戊庚陽明,巳辛太陰,此幹之主六經也。

子者,膽也。丑者,肝也。寅者,肺也。卯者,大腸也。辰者,胃也。巳者,脾也。午者,心也。未者,小腸也。申者,膀胱也。酉者,腎也。戌者,膻中也。亥者,三焦也。此支之應象,而乘其生龢者也。

腎者,子也。脾者,丑也。膽者,寅也。肝者,卯也。胃者,辰也。三焦小腸者,巳也。心者,午也。气海精宮,者未也。大腸者,申也。肺者,酉也。膻中命門者,戌也。膀胱者,亥也。此支之所注,而應者也。

甲首,乙喉,丙肩,丁心。戊腰,已肋,庚腹,辛背,壬足膝,癸骨,此幹之應諸象者也。

故曰:‘相生相淩,搏則爲害’。卯與午,午與未,未與申,酉輿子,戌與未,亥與卯,子與寅之苦刑是也。
    ‘相對衝龢,功乎成生’。子見午,卯見酉,寅見申,巳見亥,辰見戌,丑見未是也。

‘生成太過,反而刑破’。甲及丙,乙及丁,丙及戌,丁及己,戊及庚,己及辛,庚及壬,辛及癸,壬及甲,癸及乙是也。

‘制而無功,反爲生合’。甲與己,乙與庚,丙與辛,丁與壬,戊與癸是也。故甲己合,土生矣。乙庚合,金生矣。丁壬合,木生矣。丙辛合,水生矣。戊癸合,火生矣。

支有其制,見制爲合’。子見巳,卯見未,丑見亥,寅見戌,辰見子,巳見申,午見酉,未見子,申見寅,酉見卯,戌見未,亥見午是也。

56《太始.己戊》下2009年05月26日 星期二 07:35

故五行之用也,勝之則病。勝者,太過也。太過者,气之所淩也。故人有本病,不輯(氣下火)之者,以其用太過矣。太過之用,則不病也。人有本不病,而(石火)之者,以其耗不及也。本不及而用之者,惡不病者乎。故先聖立言,爲後來者師。以其心至微,其察至神者也。
        師曰:水凝金寒,其陽龢之受蔽也。火炎土燥,陰滋爲其所隔也。風冷地封,陽龢之气爲其所阻。燥火臨者,寒水不溫。輯(氣下火)濕聚也,風蕭木土。木者,火神牝母。水者,木气(气下精)荄元。震陽生火,雷動則火煊。酉元生水,無火不流。火生巽地,無風不發。風行地上,脾傷不滋。火剋金緣木生,土剋水因火化。木見火而焦灼,水不滋木。火見土而焦燥,水涸不昇。土制水生金,寒傷不應。水剋火而生木,風起不用也。木傷土而金重塞,苦無水濟。火入金而水聚,瀉木則痊。土困水則木王無傷,金伐木則火烈不懼。水生木而逢金制,女弗能母。金生水而受土制,男不成嗣。水見風湧耳聾,火逢邪而目瞽。土燥金濕,逢王木而瘋狂,內積邪火而外傷風。水鬱木漂,見土重悶火,癔癲感乎外引。木火見金,傷源怒至。故肝肺見而凶頑,胃見腎而心多苦水。木土食停,土水滯利。金木見而頭鳴,土金乳癰,水土時逢天癸。土火心塞,火金見風胷痺。此五行相見之苦樂也。

       且乾腦離血,坤肉震筋,坎髓巽气,艮骨兌膚,此身中之象也。艮鼻離目,坎耳兌口,震聲巽齒,乾額坎頷,此面王之象也。 是以聖人立言,授教立灋。有心之者,記之以書。

 

57《太始.己己》2009年05月29日 星期五 06:34己己

 師曰:風動於燥,則頃陽無以宣龢。風動於寒,則寒中氣以索骨。風動水於暑,則潮熱四佈不禁。風動於濕,則邪氣四布,煩懣而肤腠酸楚。風動於火,則内熱凝滯,陰毒內結。風動於陽,則營衛受幹。風傳於陰,則臟气(气火)薄粘。故外衛受邪所幹,則動乎陽而搏乎膽。膽受幹,則上冒於顛。 故風幹乎皮毛,而傳於肺。肺剋入少陽,是以苦頭痛頸項也。灋以刺之絡脈,愈。經曰:知其日之寒溫,月之虛盈,以候气之浮沉,而調之於身,觀其立有驗也。 形,气,營,衛,之不形。則,工者獨知之。是觀其冥之所能也,冥者,滌除有知,而靜極玄覽,心神明悟焉。

 以日之寒溫,月之虛盛,四時之浮沉,曑伍而調之。工常先見之,然不形於外,故曰觀其冥冥焉。通於无窮者,可以傳之後世也。而不形見於外,故俱不能見也。視之無形,食之無味,窈窈冥冥,若神髣髴,與之遊也。虛邪者,八節風邪之气也。邪者,身形苦用力,汗出腠理開,逢虛風其中人微。故莫知其情,莫見其形。上工救其萌芽,必先見三部九候之气,盡調不測而救之,故曰上工。下工救其以成,故其以敗。言不知三部九候之相失,因病而敗之也。知其所在者,知診三部九候之病脈處而治之。故曰:守其門戶焉。莫知其情,而見邪形也。 經言:‘瀉必用其方’,方者,以其气方盛也,以其月方滿也,以其日方溫也,以其身方定也,以其息方吸而內鍼,及復其候方吸而轉鍼,乃復其方呼而除引鍼。故曰瀉必用其方,其气而行焉。

補必用圓,圓者行也,行者移也。故圓與方,非鍼也。師言:故養神者,必知形之肥瘦,榮衛氣血之盛衰。血气(气火)者,人之生,形之神矣,不可不謹而養也。何謂也?其神智通悟,其形診可觀也。

 

58《太始.己庚》2009年06月04日 星期四 05:32

隱我之有形,誠之入矣。入乎於其病,其病之行見也。以求其病,以索其根。目冥冥,捫其所病,索之於經,慧然在前。知其所以然,知其其所以然也。反之,案之不得,不知其情,故曰形。形者,言其不可爲據也。冥而不見,內臟有其象。故診以索其經, 髣髴於前,案而不得,不可以爲之期準也。

       故察其病,之所以當慎。案其病,之所以必眞。得其其所以然也,遏絕其病。病之在陽與陰,診之有所不同,靜內之,自有所通。 故陰與陽,不可揣度而已。當從以察之三部九候,待其所至,急內鍼以出其邪也。神者,專心啓誠,以用神之微密也心神內蘊,如昏如昧。使神其融乎於志,致神識之清明。則慧悟,而心開目明。心開目明,而獨悟其眞。口弗可以言,而心眼昭然。若雲之隨風;豁然而捲,洞悉其苦,是言會之以神也。故言神者,乃不可以神待,而至極之致神者也。以三部九候經脈,爲之本源,則可以通神悟之妙用,若博識之見,則失其純,而去眞彌遠矣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