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众易医学 QQ:1059518366

周易风水博客:http://blog.soufun.com/gsyjq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皇汉医学》txt版 汤本求真著 15  

2012-07-20 17:59:30|  分类: 中医典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《续建殊录》曰:「一妇人胸中痛,烦闷,无可奈何,切而按摩之,则其痛移于背,饮食及药汁均不能下,若下咽则必痛甚,一身肉脱,而脉微细。与瓜蒌薤白白酒汤,服二三帖,疼痛大减,饮食得以下咽。尔后经十余日,痛再发,以粉蜜汤作丹,兼用之,不数日,痊愈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胸痹心胸痛彻背者,非此二方不能治(求真按:「此二方者,谓本方及次方也。」),而尤以下方为胜,随证兼用姑洗丸。真心痛不得息者,宜选用以下二方。」

  瓜蒌薤白半夏汤之注释

  胸痹不得卧,心痛彻背者,瓜蒌薤白半夏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本条胸痹之下,当看做「喘息咳唾,胸背痛,短气」之九字解。不得卧者,喘息咳唾短气所使然。心痛,即心脏神经痛,彻于背部,不外胸背痛之增剧者,故本方主治前方证之剧者。二者之异处,乃在半夏之有无,以是可见其治效矣。东洞翁本方定义云:「治瓜蒌薤白白酒汤证而呕者。」又按云:「当有呕或胸腹鸣证,此不过但云半夏治效之一部耳,不足为定义,然可供参考。」

  瓜蒌薤白半夏汤方

  瓜蒌实2.4克,薤白3.6克,半夏7.2克。

  煎法用法同前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千金瓜蒌汤,瓜蒌实一枚,半夏半斤,薤白一斤,枳实二两,生姜四两。上五味,咀。以白酒一斗,煮取四升,服一升。主疗正同(求真按:『主疗正与本方同意也』)。今试之于瓜蒌薤白半夏汤证而心胸痞满者,甚良。」

  求真按:「此扩充本方方意也,可随证用之。」

  蛔痛,间有疑似二方证者,然二方必有痰涎短息,且痛必彻背。蛔痛必吐清水,或白沫,或恶心,或痛有转移,以此为异耳。

  甘草汤之注释

  少阴病二三日,咽痛者,可与甘草汤。不瘥者,与桔梗汤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仲景称少阴病云云,有深意存焉(可参照太阳病篇半夏散及汤条)。但本方不限于少阴病,总以主治急迫者,故虽咽喉痛,但视诊上无着变。只由急迫而疼痛者,以本方为主治也。详细处可对照太阳病篇甘草之医治效用条。

  甘草汤方

  甘草8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一合,煎五勺。去滓,温服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《得效方》曰:「独胜散(求真按:『即本方也』),解药毒、虫毒、毒虫蛇诸毒。」

  《外台秘要》曰:「近效一方(求真按:『此亦本方也』),疗赤白痢,日数十行,不问老少。」

  《锦囊秘录》曰:「国老膏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之炼药也』),一切痈疽将发,预期服之,则能消肿逐毒,使毒气不内攻,其效不可具述。」

  《圣济总录》曰:「甘草汤,治热毒肿,或身生瘭浆者。又治舌卒肿起,满口塞喉,气息不通,顷刻杀人。」

  求真按:「以上诸证本方有效者,悉皆由治急迫之能也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凡用紫圆、备急圆、梅肉丸、白散等,未得吐下快利,恶心腹痛,苦楚闷乱者,用甘草汤则吐泻俱快,腹痛顿安。」

  孙思邈曰:「凡服汤而呕逆不入腹者,先以甘草三两,水三升,煮取二升,服之得吐。若不吐,则益佳。消息定后,服余汤,即流利不更吐矣。此急迫愦闷之证,不与半夏生姜之所主病同情,宜注意处置之。」

  桔梗汤之注释

  少阴病二三日,咽痛者,可与甘草汤。不瘥者,与桔梗汤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与甘草汤而咽痛不瘥者,可与本方之意。以甘草汤不治之咽痛,其证候不仅由于急迫,是因咽喉内发赤肿胀,或化脓也。故加桔梗于甘草汤中以治急迫,并以治疗器质的病变也。

  咳而胸满,振寒,脉数,咽干不渴,时出浊唾腥臭,久久吐脓如米粥者,为肺痈。桔梗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咳而胸满者,因咳而心下部膨满之意。唾,与痰同义。出浊唾腥臭者,咯出有腥臭之浊痰也。又肺痈者,为咯出脓或脓血的病证之泛称,包含现今之腐败性及化脓性气管炎,及急性肺炎、肺坏疽、肺脓疡等证也。

  在《金匮》,因本方与桔梗白散之主治相等而引起种种之议论。如尾台榕堂曰:「咳而胸满、振寒、脉数云云,此肺痈证之至剧至重者,虽与白散,犹且难求其效,况此方乎?《金匮》桔梗汤与《外台》之桔梗白散证治正同,全属错误,验之事实,二方所主治、其病之轻重、治之缓急,自判然矣。」此说不为无理,但因此引起有桔梗白散证而无桔梗汤证之不合理之理点。故浅田氏曰:「若咳而胸满,振寒,脉数,咽干不渴,时出浊唾腥臭,久久吐脓如米粥者,为严重之证候。若精气耗损,不能攻者,宜桔梗汤。」由是观之,二方之主治正同,恐其间解有虚实之差者,较为妥当耳。

  桔梗汤方

  桔梗21.5克,甘草14.5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三合,煎一合。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或冷服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《圣惠方》曰:「喉痹肿痛,饮食不下者,宜服此方。…服后脓出即消。」

  《和剂局方》曰:「如圣汤(求真按:『即本方也』)治风热毒气上攻咽喉,咽痛喉痹,肿塞烦闷,及肺痈咳嗽,咯唾脓血,胸满振寒,咽干不渴,时出浊沫,气息腥臭,久久吐脓,状如米粥。又治伤寒之咽痛。」

  《预备百要方》曰:「治喉痹饮食不通欲死之方(求真按:『即此方也』),兼治马喉痹(马项长,故凡痹在项内,深而不见,肿连于颊,壮热,吐气数者是也)。」

  《证治准绳》曰:「痘疮初出咳嗽,到今未愈者,是肺中之余邪未尽也,宜甘桔汤(求真按:『即本方也』)。」

  求真按:「本方以祛痰作用为主,镇咳作用为客也,不可误。」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甘草汤证有肿脓,或吐黏痰者。」

  又曰:「按,黏痰如脓者主之。」

  求真按:「此说虽是,若不作有脓,或有脓血者亦主之,则不完。」

  《方机》本方主治曰:「咽痛者(应钟),咽中肿不能饮食者。肺痈(应钟),痈疽(伯州或梅肉,初发者宜灸之),诸肿有脓者(伯州、梅肉)。」

  《丛桂亭医事小言》曰:「肺痈出于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,隐隐而痛者,肺疽也。上肉微起者,肺痈也。此病初发,无异风邪咳嗽,引膈而咳痛,其痛处隐隐于左右之肋骨间。张戴人云限于左胁,余所见则不然。常有咳嗽而引钓痛,故用意不辨则误矣。此证音声发金锈声,又云水咳样声,类似于麻疹之咳。浊唾臭,其中有如米粥之团块痰而似于脓,故投于水则脓沉形散而凝于底。有如米粥,间有带血者,尤有腥臭。《医灯续焰》曰:『试肺痈法。凡人觉隐痛,咳嗽,有臭痰,吐在水内沉者是痈脓,浮者是痰也。其人言语气息颇臭,而自己亦觉臭气,膈间且有弱痛,或背脊有隐隐微肿。』张戴人云:『有微寒热,自汗盗汗而似劳瘵者,更其证脉浮洪,或大数,或滑数等,皆可治。…』此证之各证候,均以桔梗为主药。」

  求真按:「虽如南阳氏说,此证以桔梗为主药,但亦有以薏苡仁为主药者矣。」

  排脓汤之注释

  疮痈肠痈浸淫病脉证并治法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问曰:「寸口脉微浮而涩,法当亡血,若汗出。设不汗者云何?」 师曰:「若身有疮,被刀斧所伤,亡血故也,此名金疮。无脓者,王不留行散主之。有脓者,排脓散主之。排脓汤亦主之。」

  排脓汤方

  甘草二两,桔梗三两,生姜一两,大枣十枚。

  上四味,以水三升,煮取一升。温服五合,日再服。

  求真按:「换算今之克量则如下:甘草9.5克,桔梗14.5克,生姜5克,大枣12克。上细锉,以水三合,煎一合。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服。」

  有是方而无证,后学无所适从。兹录东洞翁之说如下。

  排脓汤之证虽缺,若据桔梗汤观之,则其主治也明矣。桔梗汤证曰:「出浊唾腥臭,久久吐脓。」仲景曰:「咽痛者,可与甘草汤;不瘥者,与桔梗汤。」是乃以甘草缓其毒之急迫,而吐浊唾脓,非甘草之所主也,故不瘥者,乃加桔梗也。由是观之,若肿痛急迫时,则用桔梗汤。吐浊唾脓多时,则用排脓汤。

  求真按:「肿痛急迫为主,吐浊唾脓为客时,则用桔梗汤。吐浊唾脓为主,肿痛急迫为客时,宜用排脓汤。」

  上说论定,学者须根据此说以运用本方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《金匮要略本义》曰:「排脓汤之一方,尤为缓治。盖上部胸喉之间有欲成疮痈之机,则当急服之。」

  求真按:「用本方者,可不问体之上部或下部,及疮痈之将成与已成,无乎不可。」

  《张氏医通》曰:「排脓汤,治内痈从呕脓而出者。」

  求真按:「内痈者,即体内部的化脓性疾患之本方证,可以不问脓之从呕而出,或从咳嗽而出,或从二便而出,悉皆用本方为佳。」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诸疡有脓血,或吐黏痰而急迫者。」

  求真按:「可与东洞翁之前说对照。」

  《续建殊录》曰:「一男子某,患肺痈。其友人佐佐氏投药。尔后脓从口鼻出,两便皆带脓,或身有微热而时恶寒,身体羸瘦,殆如不可药,乃来求治。先生与排脓汤及伯州散,经日而瘳。」

  一人患淋病七年,百治不效。其友人有学医者诊之,与汤药,兼用七宝丸或梅肉散,久服无效。于是请治于先生。先生诊之,小腹挛急,阴头含脓而疼痛,不能行步,乃作排脓汤与之。服汤数日,旧疴全瘳。

  求真按:「本方中以含甘草、大枣,于腹证上右腹直肌挛急,南涯氏称小腹挛急,盖此意也。」

  《成绩录》曰:「一男子患痈,俗谓发背者,大如盘。一医疗之,三月不瘥。因转医,加外治。肿痛引股,小便难,大便不通,腹硬满,短气微喘,舌上无苔,脉弦数。先生视其硬满,与大黄牡丹皮汤,秽物下,硬满减,但唯发背自若,喘满时加,浊唾黏沫如米粥。因与排脓汤,兼服伯州散,吐黏痰数升,诸证痊愈。」

  求真按:「以一方并治痈肿及肺痈,可见其妙矣。」

  桔梗之医治效用

  《药征》曰:「桔梗,主治浊唾肿脓也,兼治咽喉痛。」

  上四方,皆仲景之方也。而排脓汤以桔梗为君药,其证不载。今乃历观用桔梗诸方,或曰肺痈,或曰浊唾腥臭,或曰吐脓,而以桔梗为君药者,名为排脓,则其能排脓也明矣。

  诸说虽是,若不以主治为浊唾肿脓,或脓血,或祛痰困难等,及兼治咽喉肿痛者,则不全。

  《本草备要》曰:「桔梗,苦辛微温,…开提气血,表散寒邪,清利头目咽喉、胸膈之滞气。凡痰壅(求真按:『是壅滞于咯痰之支气管或肺泡内而不得咯出者,如毛细管炎及肺炎等,即此例也』),喘息(求真按:『是亦限于由咯痰之壅滞者』),鼻塞干咳(求真按:『此干咳,欲将郁滞者由咯痰咯出然者,与其它干咳异』),胸膈刺痛(求真按:『是郁滞于肺泡内之咯痰刺激于胸膜故也』),…并宜以桔梗开之。…养血,排脓,补内漏(故治肺痈)。」

  此说虽不脱阴阳五行之气味,但可取之处不少,故合上二说,可以知本药之作用矣。

  芍药甘草汤之注释

  伤寒,脉浮,自汗出,小便数,心烦,微恶寒,脚挛急,反与桂枝汤以攻其表,此误也。得之便厥,咽中干,烦躁,吐逆者,作甘草干姜汤与之,以复其阳。若厥愈足温者,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,其脚即伸。若胃气不和,谵语者,少与调胃承气汤。若重发汗,复加烧针者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伤寒,脉浮,自汗出,小便数,心烦,微恶寒,脚挛急者,为表里阴阳相半证,即为桂枝加附子汤证,故不能治其阴证。与桂枝汤发表者,误也。若已与之而误治,便发为四肢厥冷,咽中干,烦躁吐逆之变证,此时宜与甘草干姜汤,使恢复其阳,即血气是也。若服此汤后,四肢厥冷恢复,足温暖者,则更与芍药甘草汤时,其足自能伸展也。

  芍药甘草汤方

  芍药、甘草各14.5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二合,煎一合。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服。

  芍药甘草汤之腹证

  已述于太阳病篇之芍药及甘草之医治效用,其腹证现腹直肌挛急,故认此腹证而处本方时,不仅主治下肢而已,即上肢之挛急,及其它因一般脏器组织之紧缩急剧,而发诸证。此东洞翁所以谓本方以治拘孪急迫者为定义也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《魏氏家藏方》曰:「六半汤(求真按:『即本方也』)治热湿脚气,不能行步者。」

  《内科摘要》曰:「芍药甘草汤治小肠府发咳而矢气(求真按:『矢气,放屁也』)者。」

  《朱氏集验方》曰:「去杖汤(求真按:『即本方也』)治脚弱无力,行步艰难者。」

  《医学心悟》曰:「芍药甘草汤,止腹痛如神。」

  《古今医统》曰:「芍药甘草汤治小儿热腹痛,小便不通,及治痘疹之肚痛。」

  求真按:「本方非利尿剂,此说不可轻信。」

  《建殊录》曰:「云州医生祝求马,年二十许。一日忽苦跟痛,如锥刺,如刀刮,不可触近,众医无能处方者。有一疡医,以为当有脓,以刀劈之,亦无效。于是迎先生诊之,腹皮按之挛急,不驰。作芍药甘草汤使饮之,一服即已。」

  《生生堂医谈》曰:「有一翁,五十余岁,闲居则安静,稍劳动即身体疼痛不宁,家事废治者殆三十年,医药亦无一验。来请余治,察视周身有青筋,放之,毒血进出甚多,即与芍药甘草汤。后来请治十次而复常,耕稼随意矣。」

  求真按:「此证宜刺络外,并宜合用桂枝茯苓丸于芍药甘草汤中。」

  《麻疹一哈》曰:「一人患麻疹,疹后经数十日,自舌本之左边至牙龈,肿痛如刺,又自耳后连左额,痛楚不堪,呻吟之声达于四邻。更医十一人,芎黄、梅肉之类,亦无所不知,或缓或急,迁延自若。越二年,春三月,请余诊治。舌本强直,肿痛不能言,妻为代告苦楚之状。因按其腹,自心下至脐上,惟腹皮拘急甚,而无他异,乃作芍药甘草汤使饮之,下痢日二三行。三日,痛楚减半。二十日许,肿痛痊愈,已能言语矣。再为详悉腹候,胸腹微满,时或微痛,以紫丸攻之,服后每下利如倾。约十日许用一次,凡五六次。约经百日许,诸证治愈,而健食倍常云。」

  求真按:「本方非下剂,服之下痢者,是即瞑眩也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治腹中挛急而痛者。小儿夜啼不止,腹中挛急甚者,亦有奇效。」

  芍药甘草附子汤之注释

  发汗,病不解,反恶寒者,虚故也。芍药甘草附子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有表证,当发汗,则病解而恶寒止。虽为至当之发汗,但病不惟不治,而反恶寒者,此非表证之恶寒,是因身体虚弱之所致,故宜以本方为主治之意也。

  芍药甘草附子汤方

  芍药、甘草各14.5克,附子5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三合,煎一合。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服。

  芍药甘草附子汤之腹证

  本方为芍药甘草汤加附子,故其腹证亦即芍药甘草汤之腹证加有附子证者以为本方之腹证也。东洞翁以本方治芍药甘草汤证之恶寒者为定义,将芍药甘草汤证与此仲景论参酌,虽不为无理,但「恶寒」二字只能代表附子之外证,而无脉腹二证之意味,故其说未为尽是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《张氏医通》曰:「芍药甘草附子汤治疮家发汗而成痉者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治痼毒沉滞,四肢挛急,难以屈伸,或骨筋疼痛,寒冷麻痹者,兼用七宝承气丸或十干承气丸。此方加大黄名芍药甘草附子大黄汤,治寒疝,腹中拘急,恶寒甚,腰脚挛痛,睾丸柳肿,二便不利者,有奇效。」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不仅治发汗后之恶寒,并治芍药甘草汤证之属于阴位者。又附子代以草乌头而有治虫积痛之妙。又活用于疝病或痛风鹤膝风等,由痛风而鹤膝也。以绵包足,云有效于冷证。凡下部之冷,专于腰以下者,芩姜朮甘也;专于脚部者,此方也。又湿毒之后,足大冷者,亦可用之。若有余毒者,可兼用伯州散。」

  甘草小麦大枣汤之注释

  妇人脏躁,喜悲伤欲哭,象如神灵所作,数欠伸,甘麦大枣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脏者,子宫也。脏躁者,子宫病性神经证也。「喜」及「数」字,屡之意。像如神灵所作者,病者言动之状态,恰如神灵凭依而使动作之意也。欠伸者,呵欠也。

  甘草小麦大枣汤方

  甘草5.5克,小麦29克,大枣5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二合,煎一合。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服。

  甘草小麦大枣汤之腹证

  本方以有甘草大枣,于腹证上是右腹直肌挛急。若有此腹证,不问老少男女,与本方颇佳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急迫而惊狂者。」

  《古方便览》本方条曰:「一妇人,年二十八,无故悲泣不止。余诊之,腹皮挛急,小腹有块,即作此方及硝石大圆,四五日愈」。

  《方舆輗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在《金匮》治妇人脏躁,实可不拘男女老少妄自悲伤啼哭者,用之皆有效。盖甘草、大枣者,缓急迫也。小麦者,《灵枢》云:『心病宜食小麦。』《千金》云:『小麦养心气。』凡以心疾而迫者,概可用之。近有一妇人,笑不止,诸药无效。余沉思良久,笑与哭是出于心之病也,因与甘麦大枣汤,不日得愈。」

  一小孩昼夜啼哭不止,用甘连紫丸、芍药甘草等无寸效。试与甘麦大枣汤,一两日而止。自是以后,用治小儿啼哭甚多。此方本疗妇人脏躁悲伤证,然能有利于婴儿又如此,故凡用药,当无老少男女之别。于方书虽有标妇人、称小儿者,但可不必拘执也。

  《生生堂治验》曰:「一妇人妊娠至五月,患水肿,及分娩尚甚。…尔后发痫,狂呼妄骂,昼夜无常。将脉,则张目举手,势不可近。因换以甘麦大枣汤,服百数帖,渐渐复原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脏,子宫也。此方治脏躁,以能缓急迫也。孀妇、室女,平素忧郁无聊、夜夜失眠等人,多发此证。发则恶寒发热,战栗错语,心神恍惚,坐卧不安,惨泣不已。服此方,有立效。又痫证、狂证,仿佛前证者,亦有奇验。」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虽为主治妇人脏躁之药,但凡右腋下及脐旁有拘挛结块处,用之有效。又用于小儿啼泣不止者,有速效。又有用于大人之痫病,是根据『病急者,食甘以缓之』之意也。」

  小麦之医治效用

  《本草纲目》曰

  小麦

  【气味】甘、微寒,无毒(恭曰:「小麦作汤,不许皮坼,坼则性温,不能消热止烦也」)

  【主治】除客热,止烦渴咽燥,利小便,养肝气,止漏血唾血,令女人易孕。(《别录》)

  养心气,心病宜食之。(思邈)

  煎汤饮,治暴淋。(宗奭)

  陈者煎汤饮,止虚汗。烧存性,油调涂诸疮、汤火伤灼。(时珍)

  小麦中由含多量之淀粉,虽不难推知有缓和包摄作用,但如恭氏之说观之,则其外皮有解热、消炎、缓和脑神经之特能矣。

  甘草粉蜜汤之注释

  蛔虫之为病,令人吐涎,心痛,发作有时,毒药不止者,甘草粉蜜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《方舆輗》本方条曰:「蛔虫之心腹痛,发作有时,毒药无效者,以此甘平之品而得安者间有之。此证脉多洪大者也。」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不仅治蛔虫之吐涎,虽无吐涎,亦可用于心腹痛甚者,故若投乌梅丸或鹧鸪菜汤等而反激痛者,与此汤而弛缓时,必止腹痛也。凡治虫积痛,嫌药苦味,强与则呕哕者,宜此方。论中『毒药不止』四字,宜深味之。故诸病服众药而呕逆不止者,有效。一妇人伤寒热甚,呕逆不止,用小柴胡汤不解。一医为水逆,与五苓散,益剧,与此方,呕逆即瘥。此即《玉函》单甘草汤之意,更妙。」

  由此二说观之,则以毒药不止者,是以他种之驱蛔药使人吐涎,不能止心痛,发作有时之证也。

  甘草粉蜜汤方

  甘草8克,铅粉4克,蜜12克。

  以水九勺,先煮甘草,取六勺。去滓,纳粉蜜,煎如薄粥,顿服之。

  求真按:「原书只云粉,但未明何种之粉末。诸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现余依下列尾台说为铅粉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粉者,粉锡也。《千金》用梁米粉,《外台》用白梁粉,近世又有用轻粉、甘草粉等者,俱误也。余家以粉锡、大黄二味等分为丸,名粉黄丸,治蛔虫心腹搅痛,吐白沫者,蛔下,其痛立愈。按《神农本经》曰:『粉锡,杀三虫。』陶弘景曰:『疗尸虫。』李之、陈藏器曰:『杀虫。』又《本草纲目》粉锡条引邵真人《治妇人心痛方》曰:『急者,官粉为末,和葱汁丸,如小豆大,每服七丸,黄酒送下,即止。』粉能杀虫,葱透气故也。又引张文仲《备急方》云:『治寸白、蛔虫,以胡粉炒燥,入方寸匕于肉臛中,空心服,有大效。』又葱白条引《杨氏经验方》云:『蛔虫心痛,用葱白茎二寸,铅粉二钱,捣丸,服之即止。』葱能通气,粉能杀虫也。粉锡驱虫之功,学者宜体验之。三虫者,蛔虫、蛲虫、寸白虫也。」

  先辈之论说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吐涎,吐虫,心痛发作有时者。」

  《方舆輗》本方条曰:「此本治虫痛之方也,吾常活用于水饮之腹痛,而得效者甚多。但此药若不应,手足身体即发肿者,此胃气将复之佳兆也。浮肿者,不可遽用利水剂,经日则自消矣。若或不消者,与肾气丸等亦可。大凡一旦无肿而愈者,永不再发。百试百效,真可谓神方矣。此事古书未曾道及,即今复古之大医先生,亦有所不知也。余不秘惜而记之,以告同志。」

  生姜甘草汤(生姜甘草大枣人参)之注释

  《千金》生姜甘草汤,治肺痿,咳唾涎沫不止,咽燥而渴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咳唾涎沫不止,心下痞硬者。仲景方中用人参者,以此方用量最大。」又按:「当有心下痞硬,腹拘急之证。」

  此说,是示腹诊上有人参证者,为心下痞硬。有甘草大枣证者,为腹直肌挛急者也。故本方宜参酌仲景之论与翁之所说而用之。但依余之经验,此方于临床上不甚紧要,师所以特别提出者,盖欲示此方包含小柴胡汤等之方意耳。

  生姜甘草汤方

  生姜12克,人参7克,甘草、大枣各9.5克。

  上细锉。以水二合五勺,煎一合。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或冷服。

  甘遂半夏汤之注释

  病者脉伏,其人欲自利,利反快,虽利,心下续坚满,此为留饮欲去故也,甘遂半夏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和久田氏曰:「心下坚,腹满,有青筋者,为甘遂半夏汤之腹证。其心下坚者,似枳朮汤及桂姜草枣黄辛附汤之腹而如覆杯,但宜依各外证而分辨之。又其有青筋者,似于大黄甘遂汤证,但彼心下不成坚满,是其别也。或虽无腹胀满及青筋,但心下坚满者,是此方证也。此坚满,亦留饮所作,而加血结者也。半夏甘遂者,逐下有痰饮留于心下者;甘草芍药者,解血结挛急者。是故外证必有短气,宜兼痰饮之变而为胁下挛痛等证。《论》曰:『病者脉伏,其人欲自利,利反快,虽利,心下续坚满,此为留饮欲去故也,甘遂半夏汤主之。』」

  按本文有错置,「此为留饮欲去故也」八字,当在「利反快」之下。大意病者脉伏时,其人未药,但欲自利。凡自利者,不当有快利,因病而下利故也。然其自利反快者,此下利因留饮欲去故也。留饮下于胃中而自利欲去,则病毒自解而利反快也。若心下由初起坚满,虽下利,但不减,续自坚满者,是虽有下利,但为留饮无独自欲去之候。以甘遂半夏汤下其心下坚满之留饮也。

  十枣汤主引痛,此方主心下坚满,是其别也。

  由此说,虽可意解本条,但由余之经验,此心下坚满者,是肝脏左叶肿大漫延于心下之意味。故本条当述肝脏肿大,尤其为硬变证,及因此而成腹水之证治者也。

  甘遂半夏汤方

  甘遂0.8克,半夏4.8克,芍药4克,甘草2克。

  上药,以水一合六勺,煮取四勺。去滓,纳蜜四勺,煎取五勺。顿服之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芍药甘草汤证,而心下痞满及呕者。」

  又曰:「按,为芍药甘草汤之加减方也,故当有挛急证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治饮家,心下满痛,而欲呕吐,或胸腹挛痛者。此方之妙,在乎用蜜,故若不用蜜,不特不得效,且有因瞑眩而生变者,宜遵守古法用之。」

  求真按:「此瞑眩,非真瞑眩,实中毒也,不可混之。」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以『利反快与心下坚满』为目的,而脉不当伏也。虽为去一切心下留饮之主方,实非仅留饮已也。凡支饮及脚气等有气喘急者,用之有缓急之妙。控涎丹,本于此方之轻处者。又此方若不加蜜,则无反激之效。二宫桃亭壮年时,因用此方不加蜜而致败事,受东洞之督责,可不慎诸?」

  求真按:「脉伏者,为水毒郁滞剧烈之征,故以此脉候与腹证为目的,而用此峻下剂也。云脉不当伏者,非也,不可从之。」

  十枣汤之注释

  太阳中风,下利,呕逆,表解者,乃可攻之。其人漐漐汗出,发作有时,头痛,心下痞,硬满,引胁下痛,干呕,短气,汗出不恶寒者,此表解里未和也,十枣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和久田氏曰:「心下痞硬而满,引胁下痛,若以指头稍触心下及胁下之边,即惊恐而痛,或咳则引连胁腹,或动身举手则胸乳痛,即呼吸时亦无不如是,因水饮留于胸间心下而不下之所致也,故名悬饮。悬者,钩挂也。例曰:『饮后水流在胁下,咳唾引痛,谓之悬饮是也。』此方主治支饮,或咳家,由胸间胁下心下之水饮引痛者。《论》曰:『太阳中风,下利呕逆,表解者,乃可攻之。』」

  太阳中风,因表邪而水气走于里,而致下利呕逆者,凡表邪未解者,不可治下利呕逆,当治其表。表邪散,而下利呕逆自止矣(求真按:「此葛根加半夏汤之所主治也」)。若表邪解,仍有下利呕逆者,若系水饮,则可攻去其水矣。其人汗出,发作有时,头痛,心下痞硬满,引胁下痛,干呕,短气,汗出,不恶寒者,此表解,里未和也,十枣汤主之。此人病太阳中风,兼里证也,汗出者,汗至微貌也,可知其谓遍身微似有汗也。而其汗为发作有时,而非常出。若为表证,则非发作有时,当时常汗出也。头痛亦非表证,水气上逆而痛也。自心下痞硬满,引连胁下痛时,非热结之心下痞硬,是示水饮在心下之所致。此心下痞硬满而干呕者,当不因于表邪,短气亦非里实之候,水留心气之所致(求真按:「是水留于心之意」)。谓汗出不恶寒?是表证已解明矣。此汗出,非谓汗出,谓表证解时,虽一旦汗出,而恶寒已止矣。此谓为水气在里,其表证虽解,而里未解也。十枣汤非解里热之剂,是下水气在里,使和谐表里之方也。总之以心下痞硬满,引胁下痛为此证之眼目,攻之而水泻,则余证可随而解矣。谓表解者,虽头痛、干呕,亦非表证,皆里水之所致也。

  按此说深得本条之义。

  病悬饮者,十枣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解在前条。

  咳家其脉弦,为有水,十枣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为有水者,为有水悬之略也。

  夫有支饮家,咳烦,胸中痛者,不卒死。至一百日或一岁,十枣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支饮者,咳逆倚息,短气不得卧,其形如肿者是也。支饮家者,有此宿疾的病者也。此病者若咳烦兼胸中痛时,不急死。犹能生存一百日,或一年,然放置之,则遂至于死。故当用本方驱逐水毒也。

  归纳以上之仲景所论,则用本方者,当以心下痞硬满之腹证与弦或沉弦之脉应为主目的,而以咳嗽频发或牵引痛为副目的者也。故不问咳嗽的原因,为支气管,或胸膜,或心脏,或肋间之神经痛与四肢等,皆可用之也。而如本方之治咳嗽及牵引痛者,固由诸药协力之作用,但其主药以大枣为君故也。

  十枣汤方

  芫花、甘遂、大戟各等分。

  上为细末。以水一合,先煮大枣12克,取五勺。去滓。纳上药末2克,搅和,顿服之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《外台秘要》曰:「深师朱雀汤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,治久病癖饮,停痰不消,在胸膈上液液,时若头痛,眼睛挛,身体手足十指甲尽黄者。又治胁下支满若饮,即引胁下痛者。」

  汪氏曰:「陈无择之《三因方》以十枣汤药料为末,用枣肉和为丸,治水气四肢浮肿,上气喘息,大小便不通者,盖善变通者也。」

  《嘉定县志》曰:「唐杲,字德明,善医。治大仓武指挥之妻,起立如常,卧则气绝欲死。杲曰:『是悬饮也,在喉间,坐则遂,故无害,卧则壅塞诸窍,不得出入而欲死也。』投以十枣汤而平。」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病在胸腹掣痛者。」

  《方机》本方主治曰:「胸背掣痛,不得息者。」

  《成绩录》曰:「一妇人,心胸下硬满,痛不可忍,干呕,短气,辗转反侧,手足微冷,其背强急,如入板状。先生与十枣汤,一服而痛顿止。下利五、六行,诸证悉愈。」

  《生生堂治验》曰:「一妇人,年三十余,每咳嗽,辄小便涓滴,而污下裳者数回。医或以为下部虚,或以为畜血,经过各种治法百数日。先生切按之,其腹微满,心下急,按之则痛牵两乳,以及于咽,而咳至不禁。与十枣汤,每夜五分,五六日瘥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治支饮咳嗽,胸胁刺痛,及肩背手脚走痛者。痛风,及支饮走注,手足微肿者,与甘草附子汤,兼用此方,则有掎捔之功。为丸用,亦佳。」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主悬饮内痛。悬饮云者,外邪内陷,胃中之水,引举入胸,而成水饮在胸也。又虽有外表方张之情形,而汗出兼有头痛发热等证者,但以里水为主,而以表为客也。故以胸下痛,干呕短气,或咳烦,水气浮肿,上气喘急,大小便不利为目的,而可与此方。又引缺盆为目的而用之。其脉沉而弦,或紧也。又此方烈处,而用者亦不觉之。因咳家之水饮,若舍置之,则变为劳瘵。虽无引痛,而见水饮之候者,亦可直用此方。前田长庵之经验,一人手肿,其余无恙,元气饮食如故者,用此方,而水得泻,则速愈,可谓妙手矣。」

  《橘窗书影》曰:「一人时时肩背急痛,胁下如刺,呼吸迫逼,不得动摇。医皆以为痰饮,治之而不愈。余以为悬饮之所属,与十枣汤得大效。其人平日嗜酒食肉,不能摄养。五六年后,此证大发,卒毙。」

  葶苈大枣泻肺汤之注释

  肺痈,喘不得卧,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肺痈,胸满胀,一身面目浮肿,鼻塞,清涕出,不闻香臭酸辛,咳逆上气,喘鸣迫塞者,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清涕出者,稀薄鼻涕出也。不闻香臭酸辛者,嗅觉脱失也。

  支饮不得息,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此不得息(呼吸困难),因水毒充满气道也。

  葶苈大枣泻肺汤方

  葶苈2克,大枣12克。

  以水一合八勺,先煮大枣,取一合二勺。去滓,纳葶苈,煮取五勺。去滓,顿服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《医学纲目》曰:「孙兆视雷道矩病吐痰,顷间已及一升,喘咳不已,面色郁暗,精神不快。兆与仲景之葶苈大枣汤使服之。一服讫,已觉胸中快利,略无痰唾矣。」

  《圣济总录》曰:「葶苈汤(求真按:『即本方也』),治伤寒后,上气喘粗,身面肿,小便涩者。」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浮肿咳逆,喘鸣迫塞,胸满强急者。」

  求真按:「强急者,谓胸腹肌强而挛急也。」

  甘遂大戟芫花葶苈之医治效用

  此四药者,为主治泻下胸廓之停水的峻药,但以甘遂为最有力,大戟、芫花次之,葶苈更次之。故虽皆主治胸痛及咳嗽喘鸣,但其异处,前三者镇痛作用为主,喘咳作用为客;后者治喘咳作用为主,镇痛作用为客。宜参照下说。

  《本草备要》曰:「甘遂,苦寒有毒,能泻肾经及隧道之水湿,直达水气结处,以攻决为用,为下水圣药。主十二种水,大腹肿满,瘕疝积聚,留饮宿食,痰迷癫痫。虚者禁用。」

  《药征》曰:「甘遂,主利水也,兼治掣痛,咳烦,短气,小便难,心下满。」

  《本草备要》曰:「大戟,苦寒有毒,能泻藏府之水湿,行血发汗,利大小便。治十二种水,腹满急痛,积聚瘕结,颈腋之痈肿。通经,堕胎,泻肺。误服则损真气。」

  《药征》曰:「大戟,主利水也,兼治掣痛,咳烦。」

  《本草备要》曰:「芫花,苦温有毒,去水气痰癖。疗五水在五藏皮肤,胀满喘急,痛引胸胁,咳嗽瘴疟。」

  《药征》曰:「芫花,主逐水也,兼治咳及掣痛。」

  《本草备要》曰:「葶苈,辛苦大寒,属火,性急也。大能下气,行膀胱之水,肺中水气急者,非此不能除。破积聚症结、伏留热气,消肿,除痰,止嗽,定喘,通经利便。久服令人虚。」

  《药征》曰:「葶苈,主治水病也,兼治肺痈、结胸。用葶苈之证,浮肿清涕,咳逆喘鸣者也。」

  大陷胸汤之注释

  太阳病,脉浮而动数,浮则为风,数则为热,动则为痛,数则为虚。头痛发热,微盗汗出,而反恶寒者,表未解也。医反下之,动数变迟,膈内拒痛,胃中空虚;客气动膈,短气躁烦,心中懊憹;阳气内陷,心下因硬,则为结胸,大陷胸汤主之。若不结胸,但头汗出,余处无汗,剂颈而还,小便不利,身必发黄也,茵陈蒿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自首句至「表未解也」一段,文意可以「头痛发热」至「表未解也」数句,接「太阳病,脉浮而动数」之下观之,又此证如下说。

  成氏曰:「动数,皆阳脉也,当责其邪在表。」

  钱氏曰:「表未解者,乃桂枝汤证也。」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