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众易医学 QQ:1059518366

周易风水博客:http://blog.soufun.com/gsyjq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皇汉医学》txt版 汤本求真著 29  

2012-07-20 18:09:08|  分类: 中医典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蜀椒之医治效用

  《本草纲目》曰

  蜀椒

  求真按:「因产蜀者最良,故有此名,其实即山椒也。」

  【气味】辛温有毒。

  【主治】六腑之寒冷。…心腹之留饮宿食,肠澼下痢,泄精。…散风邪,瘕结,水肿,黄疸,鬼疰蛊毒,杀虫鱼毒。(《别录》)

  治头风下泪,腰脚不遂,虚损留结,破血,下诸石水,治咳嗽,腹内冷痛,除齿痛。(甄权)

  破症结,开胸。…暖腰膝,缩小便,止呕逆。(大明)

  散寒,除湿,解郁结,消宿食,通三焦,暖脾胃。…杀蛔虫,止泄泻。(时珍)

  《本草备要》曰:「川椒,辛热纯阳。入肺,发汗,散寒,治咳嗽。入脾,暖胃,消食,除胀,治心腹冷痛,吐泻澼痢,痰饮水肿。…治阳衰,溲数,泄精,症结(下焦虚寒)。通经,安蛔(虫见椒则伏),杀鬼蛀(最能杀劳虫)、鱼虫毒。肺胃素热者忌服。」

  据上说观之,本药为温性刺激的杀虫杀菌药,兼有健胃祛风,解凝利尿作用。

  吴茱萸汤之注释

  食谷欲呕者,属阳明也,吴茱萸汤主之。得汤反剧者,属上焦也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方有执曰:「食谷欲呕者,胃寒也。」

  山田正珍曰:「『阳明』二字,本当作『中焦』,乃对下文上焦句而言。王叔和不知文法如是,妄谓中焦即阳明胃腑之位,遂改作阳明耳。食谷欲呕者,胃中虚寒,饮水淤蓄也。吴茱萸温中,生姜逐饮,即此故也。按太阳下篇云:『伤寒胸中有热,胃中有邪气,腹中痛,欲呕吐者,黄连汤主之。』由是观之,属上焦者,乃胸中有热之谓,宜与小柴胡汤者也。前一百五十四条为指小柴胡汤以治上焦之方,亦可以为征。」

  求真按:「山田氏说甚是。本来此方为阴证之法剂,故其主治为食谷欲呕证,然服之呕反加剧者,非阴证也明矣。所以谓属上焦,暗示其以小柴胡汤为主治也。因本方证是属于内,由下方迫胃;小柴胡汤证是属于外,由上部迫之者,且有寒热之差,但皆有呕证,甚相疑似,判别不易。故师托说本方之证治,以示二方之类证鉴别也。尚有稻叶克礼之《腹证奇览》本方条云:『用柴胡而不能治者,此证间有之,因胸胁苦满,而呕不已故也。然胸胁苦满而呕者,用柴胡而愈。如柴胡证,唯胸满者,是吴茱萸汤证也。』又由亡师之爱儿,濒于危笃,用小柴胡加吴茱萸汤而得奇效观之,能窥其间之秘要故也。然尾台氏所著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云:『得汤反剧者,益与此方,则呕气自止,但一帖药,二三次服为佳。』此因注家徒执字句解,不能有所知也,学者宜亲验自得,此以本方瞑眩之例证,曲解本条者也,不可妄从。」

  呕而胸满者,茱萸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以产吴国之茱萸为佳品,故有吴茱萸之名。茱萸,即本名也。呕而胸满者,先呕而后胸满也,则以呕为主证,而胸满为客证矣,与小柴胡汤之胸胁苦满而呕者不同。须切记之,不可失误。

  少阴病,吐利,手足厥冷,烦躁欲死者,吴茱萸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本条载于少阴病篇,虽属至当。兹因便利而列之,其吐利,手足厥冷者,似于四逆汤证。

  刘栋云:「下利清谷,手足厥冷,烦躁欲死者,四逆汤主之。呕吐下利,手足厥冷,烦躁欲死者,吴茱萸汤主之。故吴茱萸汤以吐为主,四逆汤以利为主也,此下利二证之别,不可不识。」

  又尾台氏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云:「吐利,手足厥冷,烦躁欲死者,与四逆汤证相似而不同,四逆汤以下利厥冷为主,此方以呕吐烦躁为主,是其别也。又治脚气冲心,烦愦呕逆,闷乱者。」

  如上说,其间自有分别。

  又张璐本方条下云:「为少阴兼厥阴之候也。」

  仲景单称少阴病,其实少阴病兼厥阴病可知。

  干呕,吐涎沬,头痛者,吴茱萸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亦载于厥阴篇,然因与前条有连络,故列之。干呕吐涎沫,食谷欲呕者,与呕而胸满之三证,同为水毒由内之下方,迫于肺胃所致。头痛者,此毒更上迫,而侵及头脑之剧证,故仲景欲示此意,不揭于太阴、少阴篇,而载于厥阴篇也。然此头痛,《续医断》云:「证有主客者,即物有主客也,治其主者,而客从矣,故治法宜分主客也。主者先见,客者后出,故吐而渴者,以吐为主;满而吐者,以满为主也。桂枝汤有头痛,有干呕;吴茱萸汤,亦有头痛,有干呕。桂枝汤以头痛为主,干呕为客,故头痛在首;吴茱萸汤,以干呕为主,头痛为客,故头痛在末。凡客者动,而主者不动,此头痛不过是客证,干呕实为主证也,以之可以鉴别其类证矣。」

  吴茱萸汤方

  吴茱萸4克,人参、大枣各2.4克,生姜4.8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一合五勺,去滓,顿服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《肘后方》曰:「一方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治人食毕,即噫醋及醋心。」

  求真按:「噫醋及醋心,吞酸嘈杂也。」

  《圣济总录》曰:「人参汤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治心痛。」

  张元素曰:「吴茱萸汤之用有三:去胸中之逆气满塞,止心腹感寒之痛,消宿酒也。」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呕而胸满,心下痞硬者。」

  《方机》本方主治曰:「食谷欲呕者(方意,以气逆为主证)。吐利(吐泻也),手足厥冷,烦躁者。干呕,吐涎沫,头痛者(南吕)。呕而胸满者(紫圆)。脚气上攻而呕者(紫圆)。若因水肿而呕者,非此汤所治也。」

  《续建殊录》曰:「一某客尝患头痛,痛则呕发,剧时语言不出,但以手自击其首,家人不知其头痛,皆以为狂。先生诊之,腹大挛,恰如引线之傀儡状,盖因头痛甚,有如狂状也,急与吴茱萸汤,二帖,药尽疾愈。」

  一人卒发干呕,医与小半夏汤,七日不瘥,声动四邻,于是迎先生。诊之心下痞硬,四肢厥冷,乃与吴茱萸汤,三帖而愈。

  一人初患头痛,次日腹痛而呕,手足厥冷,大汗如流,正气昏冒,时或上攻,气急息迫,不能语言,先生与吴茱萸汤,诸证顿除,既而困倦甚,四肢掷席,乃更与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,数日而瘳。

  《成绩录》曰:「一男子,卒然如狂,捧头踊跃,如头痛状,不能言语,干呕,目闭,手足微冷,面无血色,周旋堂中,不得少安。先生与吴茱萸汤,五六帖,痊愈。」

  一男子,干呕头痛,胸中痛,周身微冷,面色青白。先生与吴茱萸汤,数帖,稍缓,兼用当归芍药散而痊愈。

  《餐英馆治疗杂话》曰:「《伤寒论》有『吐利,手足厥冷,烦躁欲死者,吴茱萸汤主之』之证,已见于前矣,虽与四逆汤证相同,然四逆汤证,吐利而元气飞腾,手足厥冷,虽烦躁而元阳欲脱,故手足之厥冷,有自底下冷起之气味,且腹软而心下无特别阻塞也。吴茱萸汤之目的,虽云手足厥冷,然不恶冷,且自手指表尖冷起者,四逆之证,自指里冷起,亦烦躁也。又吴茱萸汤证,必心下痞塞有物,宜以此为目的,因此痞塞,阻其上下气血往来之经脉,故手足厥冷也。此证《伤寒论》虽无脉,然两证之脉,当绝,或沉微、沉细之类,故若以脉辨证,虽似相同,实若冰炭也。夏月霍乱吐泻证,吐利后间有手足厥冷,烦躁等证,世医以为吐利后是虚寒证,连进四逆、附子、理中等,反增烦躁,心下膨满痞塞者,非虚塞证也,宜用吴茱萸汤。以吴茱萸之苦味,压心下之痞塞,则阴阳通泰,烦躁已,厥冷回,此余新得之法也。只宜以心下痞塞为标准,手足自指表冷起为目的。此证若黏汗出,而脱阳者,非附子则不治。夏月虽宜出汗,然通身出薄汗者,则宜吴茱萸汤。犹烦躁,厥已回,心下之痞虽开七八,尚有少少之痞不除者,宜《活人书》之枳实理中汤。总之吐下后,心下痞者,枳实理中汤妙,即理中汤加枳实也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哕逆有宜此方者,按《外台》曰:『疗食讫,醋咽多噫也。』」

  霍乱,不吐不下,心腹剧痛欲死者,先用备急丸或紫圆,继投此方,则无不吐者。若已吐,则无不下者矣。已得快吐下,则苦楚脱然,其效至速也,不可不知。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主下降浊饮,故治吐涎沫,治头痛,治食谷欲呕,治烦躁吐逆。《肘后》治吐酸嘈杂。后世治哕逆。凡危笃之证,审因浊饮上溢,而处此方,其效难数。吴昆加乌头而用于疝,此证自阴囊上攻,有刺痛呕恶等证。凡一切上迫者,皆可为目的。又久腹痛,吐水谷者,此方加沉香有效。又霍乱后转筋,加木瓜有大效。」

  求真按:「加沉香、木瓜,小策也。」

  《橘窗书影》曰:「一男子患梅毒,瘥后,头痛,肩背强急,眼睛时时朦胧。医概为遗毒,连用仙遗粮及汞剂。血液枯燥,胃中空虚,一日,大发呕吐而绝食,心下痞塞,烦躁欲死,众医惊辞。余诊曰:『体本无深毒,因其人惧此病,致医过攻,而生此变。所谓割鸡用牛刀也。先平其胃而下呕逆,或可得其活路。』因作吴茱萸汤加半夏、黄连(官参三分)。二日,呕吐止,食少进。余仍前方不动,某医笑为顽固,连服数旬,头痛、肩背强亦随而愈。」

  吴茱萸之医治效用

  《本草纲目》曰

  吴茱萸

  【气味】辛温有毒。

  【主治】温中,下气,止痛,除湿血痹。(《本经》)

  利五脏,去痰,冷逆气,饮食不消,心腹诸冷绞痛,中恶心腹痛。(《别录》)

  治霍乱转筋,胃冷吐泻腹痛,产后心痛,遍身癣痹刺痛,腰脚软弱,利大肠之壅气,肠风痔疾,杀三虫。(甄权)

  下产后之余血,治肾气脚气之水肿,通关节,起阳,健脾。(大明)

  治痞满胸塞,咽膈不通。(好古)

  开郁化滞,治吞酸,厥阴之痰厥头痛,阴毒腹痛,疝气,血痢,喉舌口疮。(时珍)

  《本草备要》曰:「吴茱萸,辛苦大热,有小毒。…燥脾,温中,下气,除湿,解郁,去痰,杀虫,开腠理,逐风寒。治厥阴头痛,阴毒腹痛(痛在少腹也),呕逆吞酸,痞满噎膈(胃冷),食积泻痢,血痹阴疝,肠风痔疾,脚气水肿,口舌生疮,冲脉为病,气逆里急。性虽热而能引热下行,利大肠壅气,下产后之余血。然走气动火,昏目发疮,血虚有火者禁用。」

  由以上诸说观之,本药之作用酷似于蜀椒,然彼治水毒上攻之力微,而此药则力甚峻也。

  干姜附子汤之注释

  下之后,复发汗,昼日烦躁不得眠,夜而安静,不呕不渴,无表证,脉沉微,身无大热者,干姜附子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本条虽不合太阴病之定义,然本方与甘草干姜汤皆为四逆汤之原方,故载之。其大意:论由汗下误施,表里皆虚,全陷阴证也。昼日烦躁不得眠,夜而安静者,非因瘀血也(因瘀血者,恐昼日明了,至夜则谵语烦躁,或病苦增进也,见二卷小柴胡汤条)。不呕者,无少阳证也。不渴者,无阳明证也。身无大热者,山田正珍云:「身无大热者,谓皮肤之表无翕翕之热也。」如上说,是无表热之谓也。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干姜附子汤,因汗下误施,致变若是之证也。与甘草干姜汤之烦躁略相似,然彼因误治致病势激动急迫,此病因误治而不加重,又无急迫之证也。唯精气脱甚,所以甘草与附子相易。身无大热一句,以其头面至于四未,可见皆无大热也,此条宜参考栀子豉汤证,以见其异。」

  此亦发本条之义者,宜精思之。

  干姜附子汤方

  干姜、附子各6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一合五勺,煎五勺,去滓,顿服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《外台秘要》曰:「深师干姜丸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之丸方』),治伤寒病,不止也。」

  《和剂局方》曰:「姜附汤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,治暴中风冷,久积痰水,心腹冷痛,霍乱转筋,及一切之虚寒,并皆治之。」

  《三因方》曰:「干姜附子汤,治中寒,卒然晕倒,或吐逆涎沫,状如暗风,手脚挛搐,口噤,四肢厥冷,或复燥热者。」

  求真按:「此燥热,所谓真寒假热也。」

  《易简方》曰:「姜附汤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,阴证伤寒,大便自利,而发热者,尤宜服之。」

  《名医方考》曰:「附子散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之散剂』),治寒痰反胃者。」

  《卫生宝鉴》曰:「身冷,脉沉数,烦躁,而不饮水者,此名阴盛格阳,以干姜附子汤加人参半两治之。」

  《圣济总录》曰:「附子散,治小儿冻足烂疮。以附子二枚,干姜二两,捣罗为散,入绵中,装如韈。若有疮脓,即以腊月之猪脂涂之。」

  《痘证宝笺》曰:「朱子姜附汤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,痘出传风,眼直斜视,牙关紧闭,不可用祛风药,应服此方以解之。」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下利烦躁而厥者。」

  《方机》本方主治曰:「烦躁不得眠,脉沉微者。」

  四逆汤之注释

  伤寒,脉浮,自汗出,小便数,心烦,微恶寒,脚挛急,反与桂枝汤以攻其表,此误也。得之便厥,咽中干,烦躁吐逆者,作甘草干姜汤与之,以复其阳。若厥愈,足温者,更作芍药甘草汤与之,其脚即伸。若胃气不和,谵语者,少与调胃承气汤。若重发汗,复加烧针者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本方证,《医宗金鉴》云:「若重发汗者,谓不止误服桂枝汤,而更误服麻黄汤也。或复加烧针,劫夺其汗,以致亡阳证具时,则非甘草干姜汤所能治,故又当与四逆汤,急救其阳也。」

  若误桂枝加附子证,以桂枝汤发表,至有甘草干姜汤证者,不在此例。更与麻黄汤误汗,复加烧针,夺取正气,因使表里虚乏者,则以甘草干姜汤、干姜附子汤之合方,如本方者应之。

  伤寒,医下之,续得下利清谷不止,身疼痛者,急当救里。后身疼痛,清便自调者,急当救表。救里宜四逆汤,救表宜桂枝汤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解在太阳病篇桂枝汤条。

  病发热头痛,脉反沉,若不差,身体疼痛,当救其里,宜四逆汤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尾台氏曰:「按此章意义不明,必有脱误,不可强解。」

  是本条有脱文明矣,然《医宗金鉴》云:「『身体疼痛』之下,当有『下利清谷』四字,方合当温其里。」观太阳篇云:「伤寒医下之,续得下利清谷不止,身疼痛者,急当救里,宜四逆汤。」此虽未下,但脉反沉,故知里寒,必是脱简。

  又柯氏曰:「此太阳表证,得少阴里脉也,宜以麻黄附子细辛汤发之。若不差,而下利清谷,即有身体疼痛之表未解,亦不可更汗,当温其里,宜四逆汤。」

  由此观之,则本条当是「病发热头痛,脉反沉,与麻黄附子细辛汤。若不差,身体疼痛,下利清谷,当救其里,宜四逆汤也。」

  脉浮而迟,表热里寒,下利清谷者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此即真寒假热证也。故里有真寒,而现脉迟,下利消谷,虽表有假热,而使脉浮。此脉浮,表热,不可作为表证也。

  自利不渴者,属太阴,以其藏有寒故也。当温之,宜服四逆辈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张兼善曰:「经言『辈』字者,谓同类之药性,有轻重优劣之不同耳。」

  《医宗金鉴》曰:「凡自利而渴者,里有热,属阳也。若自利不渴,则为里有寒,属阴也。今自利不渴,则知太阴本脏有寒,故当温之。四逆辈者,指四逆、理中、附子等汤而言也。」

  山田正珍曰:「『脏』字,为泛指脏腑而言,注家以为脾之一脏,非也。厥阴篇云:『下利欲饮水者,以有热故也,白头翁汤主之。』今自利不渴,知其里有寒也。…按自利而渴之一证,间有津液内亡而然者,惟其人小便不利,则属虚寒耳。余尝疗不利烦躁,小便不利者,每用四逆辈,屡收全效。若徒以渴为热,以不渴为寒,则为未尽然也。所谓自利不渴,为有寒者,特语其常耳,至于变证,则未必尽然也。」

  求真按:「以其脏有寒之『寒』字,有二义,即一为寒冷之意,一为水毒之义,然水性本寒,故所归则一也。又当温之『温』字,亦有二义,即一如字义,一为除水毒也,然去之则自温暖矣,故所归亦一也。全文之意:凡自然下利不渴者,属于太阴病也,内脏因有水毒而寒冷,则选用四逆汤类似诸方,以去此毒,而使内脏温暖者,适当之处置也。」

  少阴病,脉沉者,急温之,宜四逆汤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山田正珍曰:「按本节不说病证,独说脉者,承上三条(求真按:「上三条者,指『少阴病,得之二三日,口燥咽干者,急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少阴病,自利清水,色纯青,心下必痛,口干燥者,急下之,宜大承气汤。少阴病六七日,腹胀不大便者,急下之,宜大承气汤』之三条也」)而发。谓少阴病虽有如上三条所述,若脉沉者不可下之,急宜温之也。乃上三条虽名曰少阴,可知其脉不沉矣。再按少阴病之脉沉,乃脉微细而沉也,『微细』二字,含蓄在『少阴病』三字中矣。」

  少阴病,饮食入口则吐,心中温温欲吐,复不能吐,始得之,手足寒,脉弦迟者,此胸中实,不可下也,当吐之。若膈上有寒饮,干呕者,不可吐也,急温之,宜四逆汤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山田正珍曰:「『温温』,即『愠愠』,古字通用,当以『愠愠』为正。『膈上』,当作『膈下』,《脉经》第七卷不可吐篇,引此条云:『若膈下有寒饮,干呕者,不可吐,当温之。』本论劳复篇云:『胃上有寒,当以丸药温之,宜理中丸。』太阳中篇小青龙汤条云:『心下有水气,干呕。』合考之,『上』字,当作『下』字也。『复』,『反』也。『少阴病』三字,以始得之无热恶寒而言,谓少阴病饮食入口,则心下愠愠欲吐,反不能吐,始得之,手足寒,其脉弦迟者,此为邪气实于胸中。盖邪实胸中,则阳气为闭,不能通达于四末,是以使人手足厥寒,其脉弦迟也。如是者,当以瓜蒂散吐之,《素问》所谓『因其高者而越之』是也。若下之,则于治为逆,故曰不可下也。厥阴篇第三百六十三条云:『病人手足厥冷,脉乍紧者,邪结在胸中。心中满而烦,饥不能食者,病在胸中,当须吐之,宜瓜蒂散。』盖与本节同因而殊证耳,按小柴胡汤之心烦喜呕,黄连汤之欲呕吐,干姜黄连黄芩人参汤之食入口即吐者,皆胸中有热也。吴茱萸汤之食谷欲呕者,中焦有寒也。《金匮》大黄甘草汤之食已即吐者,亦由胸中有热也。此条饮食入口则吐,心中愠愠欲吐,反不能吐,始得之,手足寒,脉弦迟者,此为邪气实于胸中,阳气因之而闭,故不论其寒热,以吐达其郁闭也。若其人手足厥冷,不吐饮食,惟干呕者,此为膈下有寒饮,盖因脾胃虚寒,不能转化水浆也,不可吐之,宜以四逆汤急温之,中焦得温,寒饮自散矣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少阴病,饮食入口则吐云云者,疑有调胃承气汤证,故曰不可下也。按『当吐之』之下,脱『宜瓜蒂散』四字。又按《千金方》引此条,『温温』,作『愠愠』,是也。《正字通》曰:『愠,心被郁积而烦愦也。』此条之『温温』,盖谓恶心愤闷状也。又《素问?玉机真藏论》曰:『使人逆气,背痛,愠愠然。』王注曰:『不舒畅也。』张注曰:『悲郁貌也。』《至真要大论》曰:『愠愠,而复已萌也。』张注曰:『蕴积貌。』合观之,亦可发温温之义矣。」

  由此二说观之,可知本条之意矣。

  大汗出,热不去,内拘急,四肢疼,又下利厥逆,而恶寒者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以下诸条,本宜载于厥阴篇,本篇所以列之者,因与前记诸条有连带关系也。其意如山田正珍云。内者,腹内也。此证脉微欲绝者,主以通脉四逆汤也。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大汗出,热不去,是脱汗也。内,腹中也。《脉经》无『又』字。」

  由此可知本条之意矣。

  大汗,若大下利而厥冷者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成无己曰:「大汗与大下利,内外虽殊,其亡津液,损阳气则一。阳虚阴胜,故生厥逆,与四逆汤固阳退阴也。」

  求真按:「此大汗,若因大下利而亡失体液,则致血行微细之结果而厥冷也。」

  下利腹胀满,身体疼痛者,先温其里,乃攻其表。温里宜四逆汤,攻表宜桂枝汤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仲景虽列本条于厥阴篇,反近于太阴病者也。注释详太阳病篇桂枝汤条。

  呕而脉弱,小便复利,身有微热,见厥者难治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山田正珍曰:「既云难治,又处以四逆汤,《论》中断无此例,疑非仲景之言。」

  吐利,汗出,发热恶寒,四肢拘急,手足厥冷者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以下二条,揭于霍乱病篇。本条是论其里寒外热之甚者,不可误以「汗出,发热恶寒」为表证也。

  既吐且利,小便复利,而大汗出,下利清谷,内寒外热,脉微欲绝者,四逆汤主之。(《伤寒论》)

  【注】

  山田正珍曰:「此是虚寒内盛,阳气外脱也。『四逆』之上,脱『通脉』二字。一说云『复利』,当作『不利』,是也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既吐且利云云,疑『四逆』之上,脱『通脉』二字。」

  求真按:「此二说是也。脉微欲绝者,不外于水毒急迫之剧,则以增量干姜之通脉四逆汤主治之,当然之理也。」

  四逆汤方

  甘草4.8克,干姜3.6克,附子2.4克。

  煎法用法同前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《医林集要》曰:「干姜附子汤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,治伤寒阴证,唇青面黑,身背强痛,四肢厥冷者,以及诸虚沉寒等证。」

  《济生方》曰:「姜附汤(求真按:『此即本方也』),治五脏中寒,口噤,四肢强直,失音不语,或卒然晕闷,手足厥冷者。」

  《万病回春》曰:「凡阴证,身静而重,语言无声,气少,难以喘息,目睛不了了,口鼻气冷,水浆不下,大小便不禁,面上恶寒,有如刀刮者,先用搜熨法,次服四逆汤。」

  《伤寒六书》曰:「四逆汤,治脉浮热甚,反灸之,因火必动,咽燥吐血。」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四肢厥逆,身体疼痛,下利清谷,或小便清利者。」

  《方机》本方主治曰:「手足厥冷者。下利清谷者。腹拘急,四肢厥冷,下利恶寒者。大汗出,热不去,拘急,四肢厥冷者。下利,腹胀满,身体疼痛者。」

  《古方便览》本方条曰:「世医所谓中寒、中湿及伤寒阴证、霍乱等证,若有厥冷恶寒,下利腹痛等,皆宜用此方。又可用于一年或二年,下利清谷不止者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霍乱,吐利甚者,及所谓暴泻证而急者,死不崇朝。若仓皇失措,拟议误策,使人毙于非命,其罪何归乎?医者当研究于平素,始可救急而济变也。大汗出,热不去云云,可参考以下诸章。」

  霍乱病,虽因外感,盖伤食也,又有挟疝症激动者。其不吐不下,胸腹剧痛者,当先与备急圆、紫圆以吐下之。腹痛闷乱止,而呕不止,药汁不入者,宜以小半夏加茯苓汤止其呕。吐下后,头痛发热,身疼痛,渴而呕吐,小便不利,脉浮数者,宜五苓散。前证吐利不止,四肢微冷,好热饮者,人参汤。吐下止,大热大渴,烦躁,心下痞硬者,白虎加人参汤。前证头痛,汗出恶寒,身体疼痛,心下不痞硬者,白虎加桂枝汤。干呕不止,冷汗厥逆,转筋腹痛,脉微欲绝者,宜用四逆汤。苟精究攻伐之术,治安之策,不误于施设,而起其可起者,岂难事乎?

  四逆汤,为救厥之主方也。然伤寒之热结在里者,中风卒倒,痰涎沸涌者,霍乱未吐下,内犹有毒者。老人食郁及诸卒病闭塞不开者,纵令全身厥冷,冷汗脉微,能审其证,以白虎、泻心、承气、紫圆、走马之类,解其结,通其闭,则厥冷不治而自复。若误认为脱证,遂用四逆、真武,则犹下井投石也。庸工杀人,常坐于此。呜呼!方技虽小,生死所关,若无高才卓识者,难以得其蕴奥也。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为阴证正面之治法,以四肢厥逆,下利清谷等为主证。其它假热证,有使冷服此方之法,亦近于加猪胆汁之意也。…又此方加乌梅、蜀椒,名温中汤,治蛔厥。」

  附子粳米汤之注释

  腹中寒,气胀,雷鸣切痛,胸胁逆满,呕吐,附子粳米汤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《金匮》无「胀」字,今从《外台》加之。腹中寒气胀者,腹中寒冷而为无形物之腹部胀满也。雷鸣切痛者,水声如雷鸣,疼痛如切也。胸胁逆满者,自下方向胸胁部气张之谓也。

  附子粳米汤方

  附子2.5克,半夏14.5克,甘草2.5克,大枣6克,粳米24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二合五勺,煎一合,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服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腹中雷鸣切痛,呕吐,恶寒者。」

  《方机》本方主治曰:「治恶寒,或手足厥冷,而腹疼痛呕吐者。」

  《漫游杂记》曰:「有一壮夫,病梅毒七年,两脚拘挛不起,易医三十余,不愈,因是漫然置之。余偶至其地,亲故来请诊。气色饮食如常,其脉迟缓,腹无他病,唯脐下有一癖筑筑然。余曰:『是疝也。攻湿频年,为药所胁,沉结不解也。』与附子粳米汤,三十日,徐徐而脚伸,时余将去,书方与之曰:『服之勿怠。』一年后,讯来,言服二百日即愈。」

  有一妇人四十余岁,下利腰痛,膝胫有时微肿,脉沉结欲绝,微喘潮热,食谷日仅一二盏,腹底有症瘕,摇动则人事不省。余曰:「此下利,由于症瘕,腰间兼有积冷也。」与附子粳米汤,嘱曰:「戒酒色,勿思虑。若由酒色、或思虑而复发者,我不知也,非药之罪也。」服五十余日,病除八九,其夫偶爱一女子,妇人觉之,妒忌忿恚,数日,诸证复发,惶遽请余。余曰:「病因忿恚不散,用药颇难,如使该女子离去,三日后,再与粳米汤可也。」百余日而愈。

  《腹证奇览》曰:「下脘以下,绕脐周围,以及胁下、腰间,雷鸣切痛,或呕,或泻者,附子粳米汤证,是寒疝也。必当于腹中腰间,觉有冷气,且心下不痞硬,是其别也。」

  求真按:「本方证若有呕吐下痢时,易疑于半夏泻心汤证。然彼为阳证,而心下痞硬,且雷鸣多在脐以上,而疼痛不剧。此为阴证,心下不痞硬,雷鸣多在脐以下,而腹痛剧也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孙思邈以此方治霍乱四逆,吐少呕多者,有老工自脱套之手段也。寒气,即水气也。若痛剧及于心胸者,宜合大建中汤,有奇效。疝家、留饮家多有此证。」

  求真按:「于前证,用上合方而得奇效。后世家去此合方中之人参、胶饴,名解急蜀椒汤,不可从之。」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用粳米者,主切痛也。《外台》腹痛用秫米一味可征。此方不仅寒疝之雷鸣切痛,且宜于澼饮之腹痛甚者,又《外台》有用于霍乱吐泻者。」

  求真按:「粳米不仅主切痛已也。」

  《橘窗书影》曰:「一人因过食鱼肉,心腹刺痛欲死,与备急圆,吐利数行,痛稍安,因与黄连汤。一夜,大发呕吐,饮食不能入口,苦闷颇甚,乃使服甘草粉蜜汤,呕吐渐收。后发寒疝,少腹急痛,雷鸣甚,迫于胸中,自汗出欲绝,先与附子粳米汤,若发则兼用大建中汤。数旬,诸证全和,人始苏息。」

  一女子十九岁,小腹有块,自心下至小腹,拘急而痛,时时冲逆,而痛甚不可按,默默不欲饮食,脉微细,足微冷。医为郁劳,与药不愈,余曰:「寒疝也。」乃与解急蜀椒汤,服数日,冲逆止,小腹之块稍减,但腹里拘急,饮食不进,因与小建中汤加蜀椒,渐次快愈。

  求真按:「用解急蜀椒汤,非也,当用附子粳米汤与大建中汤之合方。」

  薏苡附子散之注释

  胸痹缓急者,薏苡附子散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以下六方,虽不合太阴病之定义,然皆属于此类,故载之。

  本条之缓急者,吉益南涯曰:「胸痹缓急者(略举胸痹证也。缓急者,所谓喘息咳唾,有休作也)。」

  尾台榕堂曰:「缓急者,谓痛有缓急也。《本草纲目?薏苡仁条》引《金匮》作『周痹缓急』,按《金匮?水病篇》曰:『身肿而冷,如周痹状。』今胸痹之痛,有休作缓急者,或一身痹而恶寒,或浮肿疼痛者,用之皆有效,且此方与下方(求真按:『下方,指薏苡附子败酱散也』)皆宜咀而煮服,更宜参看《灵枢?周痹篇》。」

  又如丹波元坚曰:「此缓急,主在急字,非或缓或急之谓也。《史记.仓公传》曰:『无可使缓急者。』《袁盎传》:『一旦有缓急,宁足恃乎?』《游侠传》曰:『且缓急人所时有。』皆是一时切迫之谓,足以为证。」

  浅田宗伯曰:「此方为散,暝眩难堪,煎服治胸痹急剧证。肠痈急现脱候者,亦可用之。」

  上可分为甲乙二说,虽不明其是非,然恐以甲说为是,因甲说皆出于实验,而丹波氏以字义为先例也,浅田氏亦然(浅田氏有剽窃癖,此余所以不能深信也)

  薏苡附子散方

  薏苡仁、附子各6

  上二味为末,一日分三回服。或细锉,以水二合五勺,煎一合,去滓,分三回温服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胸中痹,恶寒,或浮肿者。」

  《用方经验》本方条曰:「与身体麻痹,如隔靴搔痒,或遍身生疣子之类,有效。」

  薏苡附子败酱散之注释

  肠痈之为病,其身甲错,腹皮急,按之濡,如肿状,腹无积聚,身无热,脉数,此为肠内有痈脓,薏苡附子败酱散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其身甲错者,谓肠痈病者之皮肤,尤其是腹皮,如鱼鳞也。腹皮急者,其腹皮虽挛急,然按之则软,如浮肿状,且腹内无凝结物,其挛急度极微弱也。身无热,脉数者,凡数脉为有热之候,此证无热而现脉数,故曰身无热脉数,而示其为阴证也。此为肠内有痈脓者,凡有以上诸证者,谓肠内有化脓证也。

  薏苡附子败酱散方

  薏苡仁7克,附子1.5克,败酱3.5克。

  煎法用法同前,小便当下。

  先辈之论说治验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一身甲错,腹皮急,按之濡,如肿状,腹无积聚者。」

  鹤台先生《腹证图录》本方条曰:「如图,腹胀,似属胀满,其身甲错,腹皮急,按之濡,此证间有之,若方证不相对,即经年亦不治。一妇人二十七岁许,患此证已三年,诸医术尽。后请余治,乃往诊之。腹满,身重如孕,虽不敢卧,然心烦而不能步行。余因术未熟,故见腹坚满,误以大承气汤攻之,无效。因转与大柴胡,凡半年,亦无效。病家怃然谓余曰:『足下常以古医道自负,而治吾妇病如此,其无效将如何?』余闻之,愧言行不能一致,于是告师霍先生。先生乃往诊察,责余曰:『汝术未娴,故后有病者乞治,必须告我。今此腹证大误,汝犹不知,投以峻剂,使病者受苦,至不仁也。夫大承气汤之腹证,坚满按之有力,且腹底有抵抗。又大柴胡汤证,胸胁苦满,腹实,少有拘挛。今病者虽腹满,按之濡,且腹底无力,身甲错,腹皮急,此即薏苡附子败酱散之正证也。而汝所投之药方,孟浪甚矣。』余惶恐谢过,慎与薏苡附子败酱散,不满二旬而愈。呜呼!先生之腹诊术,可谓微妙矣。于是诊察病者,必告先生,朝夕受教。自东洞先生复古后,霍先生娴其术,以传于余,可谓大幸矣。后治此病八九人,咸得速效。后有人以余称『古方家』,来舍多以古书试余,然不才惟学《伤寒论》耳,因侮余甚。一日,问余曰:『鹅掌风,何以治之?』答曰:『余未知名鹅掌风者。』因问其故,曰:『手足皮痒,俗称“水虫”者。』余曰:『虽言其外状,然须按其腹证,方可言方药。』其人许诺,且云:『我治此证,百发百中也,足下不知,可传之。』翌日,引病人来,余乃候其腹,曰:『薏苡附子败酱散证也。』其人大叹息曰:『我之奇方即此也,世医知者鲜,初谒足下时,疑为大言者,今知误矣。』后属余门下,问医事,颇努力。

  《用方经验》本方条曰:「兼治遍身有疮疖,如癞风,肌肤不仁,不知痛痒者。」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与大黄牡丹皮汤同为治肠痈之方,有轻重浅深之分,不俟论矣。彼云小腹肿痞,痛如淋;此云腹皮急,按之濡,如肿状。彼云时时发热,自汗出,复恶寒;此云身无热。彼云脉迟紧;此但云数。可见证有轻重,而毒所结亦有浅深也。肠痈可针者,当认肌层甲错处入针。若犹豫旷日,则腐溃蔓延,脓自脐孔出,荏苒而不愈,或致不起也。审断脓之浅深,其浅者,速入针为要。『肠内』二字,宜活看。」

  《方伎杂志》曰:「一女子十九岁,乞诊,视之。病人云去年麻疹后,各处皆痛,如痛风然,治疗之,止发无定,迁延之间,水气出而腹痛甚。又更医,医云:『误治矣,决不能逐水气,务宜先以补剂补元气,复精力,则水气自治矣。』虽服其药,自觉精神日衰耳。诊之,自腹迄于面部四肢皆肿,小腹之右方底部有酿脓之情形,谓之曰:『若取其脓,十日亦恐不保。』病家惊而吐舌,谓前医未有言有脓者,但以补元气,逐水气为治。于是频乞用针。谓之曰:『余知即用针于一月后,恐出脓后十日亦不能保,然死生数也。』故以铍针下寸许,则脓吹出,于是用薏苡附子败酱散,疮口插入如细笔管者,下盛以杯,虽日日出瘀脓,但精神渐脱,十一日而毙。此皆因医者辨证不明,含糊治疗,致病毒增剧,或变化为他证,而成不治者,医杀之也,岂不可叹哉?」

  《橘窗书影》曰:「一人年六十余,少腹凝结,觉微痛,小便淋沥而不通快,若步行则小腹挛急,苦于汗出,身无寒热,饮食如故。邸医以为寒疝,或为淋毒,疗数旬,无效。余诊曰:『肠间有一种垒垒然之凝固物,然无疝块,无积聚,按之濡活,似肠痈状。宜温和之,以观其进退。』因与归建中汤,以温启熨熨脐下,四五日,脐中忽突出赤色,其夜,脐中喷出白脓一合余,即投薏苡附子败酱散,二三日,脓尽,小腹之块若失。」

  败酱之医治效用

  《本草纲目》曰

  败酱根

  【气味】苦平无毒(《别录》曰:「咸而微寒。」权曰:「辛苦微寒而酸。」时珍曰:「微苦带甘」)

  【主治】除痈肿浮肿,结热风痹。…产后痛。(《别录》)

  治毒风痹,破多年之凝血,能化脓为水,止产后诸病,腹痛,余疹烦渴。(甄权)

  治血气心腹痛,破症结,催生,落胞。血运,鼻衄,吐血,赤白带下,赤眼障膜,弩肉,聤耳,疮疖,疥癣,丹毒。排脓,补瘘。(大明)

  由此观之,则本药为消炎、解凝、排脓性之利尿药,而带有驱瘀血作用也。

  天雄散之补遗

  失精家,少阴脉弦急,阴头寒,目眩,发落,脉极虚芤迟者,为清谷亡血失精。脉得诸芤动微紧者,男子则失精,女子则梦交,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。天雄散亦主之。(《金匮要略?血痹虚劳病证治篇》)

  天雄散方

  天雄、龙骨各6克,朮16克,桂枝12克。

  上为细末,以酒一回2克许,一日三回服用。或以水三合,煎一合,去滓,一日三回分服,不知,稍增之。

  有此方而无证,其用途不明。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失精,脐下有动,上冲恶寒,小便不利者。又按:『失精家小便不利,脐下有动,或恶寒,或冲逆者主之』。」

  是以本方以此说为主目的,参照他说运用之可也。今录东洞翁之论据如下。

  《药征》曰:「天雄散,《金匮要略》载在桂枝加龙骨牡蛎汤条后,而不载其证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曰:『此仲景治男子失精之方也。』然则旧有此证,而今或脱也。『男子失精,女子梦交,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主之』下,当云『天雄散亦主之』。以余观之,时珍之见,岂以朮附为治失精梦交乎?此则观于《本草》可以知之。盖失精梦交,水气之变,故以朮为主药也。」

  先辈之论说

  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治老人腰冷,小便频数,或遗溺,小腹有动者。阴痿病,脐下有动,或小便兼白浊者,严禁入房。服此方不过一月,必有效。作汤用反良。」

  《勿误药室方函口诀》本方条曰:「此方治桂枝加龙骨牡蛎汤之属阴寒者。一人常苦阴囊冷,时精汁自出者,此方为丸药,长服而愈。」

  芎归胶艾汤之注释

  师曰:「妇人有漏下者,有半产后因续下血都不绝者,有妊娠下血者。假令妊娠腹中痛,为胞阻,胶艾汤主之。」(《金匮要略》)

  【注】

  尾台氏着《类聚方广义》本方条曰:「此条当做四段读,曰漏下也。曰半产后,续下血不绝也。曰妊娠下血也。曰妊娠腹中痛也。《金鉴》曰:『胞阻者,胞中气血不和,阻其化育也。』」

  然则本方为主治子宫出血之颇甚者。流产后恶露虽尽,尚续,子宫出血不止者。妊娠中子宫出血者。妊娠中腹内疼痛者。胞阻者,子宫内有阻碍也。

  芎归胶艾汤方

  芎藭、阿胶、甘草各3.5克,艾叶、当归各5.5克,芍药7克,地黄11克。

  上细锉,以水、酒各一合,煎一合,去滓,一日分三回,温服。但用水煎加酒服亦可。又忌酒者,水煎亦可。

  芎归胶艾汤之腹证

  因方中有芍药、甘草,腹诊上虽认为腹直肌挛急,然与由于其它原因者不同。若因于瘀血者,则其挛急限于左侧,故虽似于桂枝茯苓丸证,然不如彼有桂枝,故无上冲之候。无茯苓,故无心悸,心下悸,肉筋惕证。又与彼有桃仁、牡丹皮异,而含有芎藭、当归、艾叶,故彼治比较的实证性瘀血,而此主阴虚性瘀血也,故腹部之实状不如彼,一般软弱无力也,脐下虽有瘀血块,亦软弱微小也。虽然,因有地黄,则烦热着,且有脐下不仁证。有阿胶,为治脱血颇有力也。

  先辈之论说

  东洞翁本方定义曰:「治漏下腹中痛,及吐血、下血者。按凡治吐血、下血诸血证者,男子与妇人无别。」

  求真按:「余之经验,本方主治吐血,不如主治下血也。」

  《方舆輗》本方条曰:「妊娠下血一应者,任其下可也。如不止,名曰漏胞。此证恐将胞干子死。又妊娠中有忽然下血者,不速治,必致坠胎。以上二证,虽缓急异势,皆宜芎归胶艾汤,且此汤不仅下血,妊娠杂证效用甚多。《千金》卷三,妊娠诸病篇引曰:『治妊娠二三月上至七八月,其人顿仆失踞,胎动不安,伤损腰腹而痛欲死,若有所见,及胎奔上抢心短气方。』又数坠胎者,吾师以此为保孕之药。」

  求真按:「本方有效于伤胎、坠胎者,虽如二说,若无如上之腹证,不可轻用之。」

  假令妊娠腹中痛,因下血而腹痛者,此证用胶艾汤。《千金方》已注明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